女生容易走心所以她们不约?4条理由告诉你没那么简单! | 青杏
banner

女生容易走心所以她们不约?4条理由告诉你没那么简单!

0

如需转载请查看版权声明

原文 / everydayfeminism.com

作者 / Suzannah Weiss

译者 / 熊熊奇遇记     校对 / 小双

 

当我第一次来到大学,就像个站在糖果店的孩子。这是我第一次自己一个人住,并且连连收到各种聚会的邀请,忽然有一种反叛的渴望,可能自己高中是个老土的书呆子。

周围的性文化是那么不同。当一个女生主动去约炮,在我的高中会被贴上“荡妇”的标签,而我大学里的大多数人对性的态度很宽容,根本不会有“荡妇羞辱”。所以这种“约炮文化”就像给压抑的女性带来了新鲜空气。

在我成为新生的第一个学期,我经常会去随意约炮,但是在那一年的春季,我停下了约炮的步伐,因为我想要一些更加意义深远的东西。那些沉浸在哲学讨论中的夜晚、与朋友进行真心的交流、为我的艺术作品尽心努力……这些事情远比约炮给我的成就感更大。我渴望一种能同时满足我生理、理智、情感的关系。当然纯粹的生理关系是很有趣,但我开始感觉到不完整。

但是其他人并不能理解我的意思。他们告诉我爱与性对于女人是交织在一起的,所以女性很难在没有感情时单纯享受性爱。而我确实享受无感情的性爱,但是就像我看上几天几夜的电视剧一样,这种享受没有写诗带给我的成就感大。人们总说女性在走肾之后也很容易走心,所以女性不喜欢约炮,但我从来没有爱上过任何炮友,我总感觉他们离我很远,我甚至根本不认识他们,这恰恰是我不喜欢约炮的原因之一。

我花了很多年思考这个问题,以下这些理论会比“女性容易走心”更令人信服,这些原因与女性生理无关。

1.    女性会有更多的安全担忧

一次偶然我从一本《TheEthical Slut》的书上了解到,女性不太愿意去约炮是因为这种亲密行为中的对方不是她可以信任的人。虽然大多数的强奸案的确是发生在熟人之间,但我们依然需要谨慎对待陌生人。我们也许不应该如此防范,但是作为女性,我们从小就被教育要不断警惕和防范。而事实上,女性遭遇性侵的事件的确非常常见。

我大一的时候,在一次聚会上认识了一些朋友,其中一个男生我觉得挺可爱的,聊了一会我就兴奋地跟他回寝室了。啪了一会儿,他要求我给他口,我拒绝了,他恳求我,我再次说了不。他开始将我的头向下推,我警告他别推我。他坚持按着我的头。在那个时刻,我觉得自己别无选择,只能勉强给他口,并且还告诉自己:我很喜欢给他口。

后来,他还跟他室友炫耀,说:“这就是男子气概。”我花了很长时间去相信这次性行为是两厢情愿的,我以为在性爱中遭遇某种强迫是每个女人都要经历的事,但是这让我更加谨慎的对待未来的炮友。毕竟那个家伙看起来是如此纯洁可爱,谁又会想到他会对我施压,羞辱我,征服我?

我的经历是很常见的,即使女性没有被性侵犯,但她们经常像目标猎物一样被男人对待。与陌生人回家的夜晚对任何人来说是一场赌博,尤其对于女性和其他性少数人群,她们更有可能被性侵犯,这比是否玩的愉快要重要得多,因为我们的安全岌岌可危。

2.    约炮文化并不重视女性的快乐

大学校园中的约炮文化背后是一套适用于顺性别男女的性别文化规范,尽管性少数人群中也存在约炮,但他们不一定有类似的性别化的期待和权力关系,虽然有时候性少数人群也在模仿传统性别关系。

在我经历过的约炮经验里,男人总是主导者,他们发起性邀约,他们做决定下一步该怎样做,他们是从中获利最多的人。刚才那个强迫我给他口的男生就是觉得他有权利这么要求我,这是社会文化对他的期待

针对加拿大大学生的一项调查显示,在上一次性行为中,有63%的男性享受了口爱,但只有44%的女性拥有同等待遇。

这个数据可以间接解释男女之间愉悦的差距在约炮中会被放大。在约炮中,男人高潮比例是女人的3倍,而在情侣关系中,这个比例大概为1.25比1。这是因为在约炮中,男性总是占据着主导地位。所以当一个女性不确定对方是否会关心你的感受,是否尊重你,那么约炮带来的风险表明并不值得你去尝试。

 

3.    女人被教育不许拥有太多的性伴侣

性羞辱是一个确实存在的东西,它对女性的生活有着深刻的影响。一项研究显示,一个少女也许会因为发生随意性行为而失去朋友,但男孩会赢得朋友。另一项研究表明,当女性能确保性行为的质量很好,并且事后不会被评判的话,她们会想要更多的约炮体验。

有趣的是,性羞辱的解释一开始并没有得到我的共鸣,约炮并不影响我个人的行为,我可是个独立自主的新女性啊,当我的朋友来玩时,我甚至不需要把情趣玩具收起来。但在25岁时,我感受到这种羞辱多多少少影响了我。比如我会给自己加上这条限制:在未进入亲密关系之前,我不会和炮友发生阴茎插入阴道的行为。

我不应该为遵循这样一条规则感到骄傲,毕竟性伴侣数量并不能评判一个人。然而事实就是,性伴侣数量对我而言是噩梦,我和别人约炮,偶然进行插入,这将让我恐慌,我得重新计算性伴侣数量。我努力保持低数字让我感受到自己有自制力,如果数字变高,我觉得自己是个失败的女人。性伴侣的数量就像我的体重一样令我恐慌。

虽然我生长在一个自由的环境,但是全社会的性羞辱让我感受到性别的双重标准。

 

青杏酱碎碎念:

作者在这里表达出的负面感受只能代表她个人无法控制性羞辱对她的影响,并不代表青杏酱也赞成将性羞辱作为女性不约炮的理由之一。社会文化固然难以改变,如果你像作者一样无法控制它对你的影响、无法承担它带来的后果,那么谨慎地选择是否约炮当然是必要的。(想看青杏酱对于约炮的观点?戳这里→419专题:如何走肾不走心?


 

4.    这并不是她们想要的关系

其实,一个女人为什么不想去约炮,这并没有那么重要,每个人都有自由去决定是否进入这样一段不带承诺的关系,而并不止局限于女性,男性也同样如此。

我的故事并不能和任何人比较,它仅仅我个人的故事。我不想去约炮,这跟生理因素完全不相干,也不代表了“女性气质”。

我更喜欢能够激发我的思考、情感上又亲密、值得我信任、交流沟通顺利的安全的亲密关系。虽然的确有人也在约炮中找到了这些亲密关系的特点,甚至找到了真爱,但那只是特例,我们社会的约炮文化决定了这种情况少之又少。对我而言,被侵犯和不尊重的风险似乎并不值得我去寻找。别人的理由也许会有所不同,但任何一个女人不约炮都有她自己的原因,我们不能都归为“女人容易走心”之类简单粗暴的理由。

Tags: 亲密关系, 大学生, 女性, 女生, 强奸, , 性侵, 性侵犯, 性别, 炮友, 约炮
分享

作者信息

青杏网:http://www.greenxxoo.org

欢迎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