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为一名直男,我穿上了裙子,竟然得到了尊重和接纳 | 青杏
banner

作为一名直男,我穿上了裙子,竟然得到了尊重和接纳

0

 

作为一个直男,生活里似乎占尽了性别红利,应该不像女性一样会在现实生活中受到不公正的性别歧视。以前我也觉得做男生好,有一种莫名的性别优越感。但这一年来我接触了性别理论之后,发现不然,我觉得有一个比喻把如今的两性关系形容得特别好:男人把女人关进了监狱,但在牢房外的男人为了时刻监视女人而寸步不离,于是也失去了自由。

 

在我刚开始接触性别理论的时候,还真是有一种自己是局外人的感觉,有时候会听到一些女性朋友或者LGBT群体的朋友分享自己受到压迫的遭遇的时候,我跟所有人一样愤怒,但说实话她们遇到的困境我真的能感同身受吗?感受别人的痛苦最好的办法就是你真正地经历一遍。于是我做了一件对我来说蛮有趣和有启发的事情。那就是穿裙子。

 

这个想法最初来自我跟朋友的一次聊天,我们在聊一个话题,就是两性的穿着打扮。一些女生穿男装,打扮得很中性,如今大家都会较宽容地说很帅气很酷,但是男生如果穿女装的话,我相信大家可能会投来一些奇怪的目光,这个人是在恶搞?还是娘娘腔?gay?心理有问题?后来我们萌发出了这么一个尝试直男穿女装的想法,也得到了我的小伙伴的支持。

 

那么最女性化的服饰莫过于裙子了,我跟女朋友说了这个想法,她也很支持我,把她的女装借给我,短裙加丝袜,长裙什么的我都偷偷地试了,趁我的室友在午睡的时候,我偷偷地在厕所里试,说实话我心里当时很怕被他们发现,感觉被他们知道了这就会成为一个笑料,而且显得我很莫名其妙。最后发现我的腿型真的很难看不适合穿短裙,就挑了一条黑色的百褶裙,在我们山泉剧社招新的那个晚上穿上了。

 

那个晚上我在厕所穿上了裙子,面试者已经在房间里等候,我非常非常紧张不安,我平时也算是一个比较自信的人,但从来没有像那一刻那么地不安,我一下子感受到了我性别身份在起作用,脑海里有个小魔鬼在说话,“一个男生穿个裙子别人会怎么想我啊”“如果给我爸妈知道他们肯定以此为耻,觉得丢人”然后又有一个小天使在说“这是社会的眼光在压迫你,别怕”“这是男性的优越感在起作用,男生穿裙子虽然是很特别但一点都不丢脸”这是我人生第一次在别人面前穿裙子,我不知道会发生什么,别人会怎么看我,我又会怎么表现,我不知道,而这些未知不正是就是我这个尝试想去探索的东西吗。

 

于是我硬着头皮,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走进房间,假装镇定地组织大家自我介绍玩游戏做活动,从头到尾,我都没有主动解释过我为什么穿裙子还涂了指甲油,刚开始从大家的眼里我可以看到一丝丝惊奇,可能在想为什么这个面试官穿着裙子真有趣,但也许出于对我的尊重从头到尾都没有人问我为什么穿裙子,就好像它不存在一样。当慢慢地我们通过一些肢体游戏互相熟悉了之后裙子在我心里不再碍眼了,甚至我可以主动拿裙子来开玩笑,我觉得这都得益于他们的反应让我知道虽然在这一个场域我很特别,我跟他们不一样,但我仍会受到尊重和接纳,在那一个场域那条裙子变得不再显眼,好像没人关注到她在我身上如此独特,于是我也接纳了她。

 

在那一刻我男性的身份不再有任何的优越感或者性别红利,反而变成我的致命点。一个男生穿裙子,其实最大的心理压力不是来自于个体的眼光,而是其背后庞大牢固的社会对男性这个性别固有的一些刻板印象,例如我们经常会听到长辈对男生说这些话,也是我的成长过程中我爸爸经常跟我说的一些话,“男生就应该有男生的样子,要man一点”,“男生化什么妆啊整得像个死娘炮似的”,“拿点男子气概出来别扭扭捏捏像个娘们”,“你看你头发那么长不男不女的”等等,正是这些社会固有的对于性别的刻板印象在压迫着我们,有的男生可能就是性格比较阴柔一点,有的就是爱化妆打扮,有的就是喜欢留长头发,但他们可能就因为这些刻板的舆论而被迫压抑了自我。很多事情你都不可以去做,因为什么?只是因为你的性别。这时候你会有一种巨大的愤怒和无奈感。相对应的,女生在这方面就更不用说了,受到的压迫就更多。从小到大,回想一下,长辈怎么教你做女人,一个女人应该怎么样的教导还少吗?

 

一个穿裙子的男生因为跟绝不大部分人不一样所以受到了很大的压力,那种压力更多的是来自于社会的负面舆论。同性恋也是这么一条在别人眼里特别显眼的裙子,有些人也许因为他的独特,他跟多数人不一样,而感到惊奇或者歧视。其实并不用去恶意指责或者刻意避讳甚至区别对待那条裙子,尊重接纳,像你对待其他人一样地去对待这条裙子,我相信这就是面对的最好方法。

其实每个人都有一条裙子,有的人被看见了,有的人藏起来了,因为每个人都是那么地独特。

 

但愿每一条裙子都可以在自由的空间里飞舞。

 

Tags: LGBT, 刻板印象, 性别, 性别身份, 男性, 男生
分享

作者信息

欢迎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