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之后,我仍能记得那次流产的所有细节 | 青杏
banner

一年之后,我仍能记得那次流产的所有细节

0

大学时我流了一次产,当时在省妇幼,下午两点,医生刚上班,许多病友的亲属们冲上护士台交号,然后人潮在手术室外面还有走廊里等着叫号,他们静坐着,或者焦躁的走来走去,有父母,或者男友,或者闺蜜,或者一个人。

 

我让闺蜜拿着包,喝了一小口水,饿到下午,吃了一小口巧克力,垫好姨妈巾,快一个小时,终于轮到我的号,换上公用的拖鞋,慢慢走进计划生育手术室。

 

50平米左右的空间,看起来相当简陋的病床和手术设备,旁边还有3台手术在进行,中间只有简单的折叠展开的屏风。

 

在手术台上慢慢躺下,医生在旁边翻看病例,有些惋惜地说,唉,才十九岁啊。 我有些平静地自嘲着嗯嗯,然后略微紧张地张开双腿,右手搁在支架上,像平时感冒发烧时打点滴一样的吊瓶针管,扎进去,并没有太大的异样。晕过去之前,我还和和蔼的麻醉师阿姨聊天。我说,原来全麻是这样的啊,都还没有什么感觉呢。下一秒,我就晕了过去。全程不到3分钟,没有疼痛,没有巨大的情绪起伏。

 

意识开始清醒的时候,是感觉到推车的颠簸。两个可爱的护士姐姐前后推着病床,把我从手术室推到术后休息室,然后一点也不温柔地把我往床上一推,再翻个面,像是对待一只死掉的动物一样。迷迷糊糊中,感觉自己像鱼肉。听到她们一直说,趴着趴着别乱动。又过了一会,开始听到很微小的声音,比如空气里灰尘流动的声音。感觉到四肢能动了。而小腹,或者说子宫的地方,只是微微的不适,仍旧没有太大的疼痛。我活动一下双手,慢慢呼吸,然后听到了旁边病床传来的哭声。

 

直到如今我也没办法去肯定她为什么而哭,都是猜测。也许是身体不舒服,又或者心情过于low,难道男朋友不负责任?但也许是惋惜生命的逝去,也许是她很想生下来却太年轻无奈。又或者哭自己太笨?这些理由都是目前正在落笔的我苦思冥想出来的,毕竟当时在病床上,我劝她的话仅仅只是围绕着:男人都不是好东西啊,以后自己保护好自己。

 

大概前半句话是过于偏激。但单独就这件事来说,生理角度上就决定了男女因性别所受的不公。同样是性爱,为什么两个人一起发生不安全的性行为,女孩会多一个怀孕的风险,男人什么事没有呢?为什么这些负面的状态,总是在女人身上落实呢?于是我一直念叨,也不知道念叨给谁听。她的哭声并不小,我的声音也不小。于是护士过来了。很凶地说:哭啥啊?有啥好哭的?然后转过来:你也闭嘴别说话。

 

又过了好久,全身的僵硬退去,医生把我们一个个叫起来。围到她附近,和我们讲术后注意事项。譬如近期不要干重活啊多卧床休息啊适当下床步行啊按时吃药啊可以洗澡不要盆浴啊一堆一堆的。护士在旁边给我们冲药,一杯杯端过来,水很暖,药有点甜。

 

又说了几句,最后叮嘱如果大量出血或剧烈疼痛一定要立刻来复查。 然后我和周围一群看起来都只有十几二十岁的小女孩们轮流走出了手术区域。真的都是小女孩啊,既然不能生下来又让自己怀上,这样的行为实在不是大人应该有的行为,实在是不成熟。

 

闺蜜在外面等着我,我扬着一张笑脸,抚摸着肚子,步履轻盈地走过去,说,好像一场梦。 她有些关心地看着我,听我絮絮叨叨。 活动脖子,无意间看到刚刚在隔壁床一直哭泣的姑娘,现在她屈着身子,依偎在男友身上,缓慢地往前走,仍然在哭。我和闺蜜说,你看看那个人,有男朋友愿意陪着来还这样哭,气死单身狗。当时的我,一直单身。在偶有一次非自愿的强迫性的不安全性行为后。就连手术费,也是四处凑的。

 

残忍而清晰的生活。

 

和闺蜜一起下到收费取药的楼层,她去帮我取药,我坐着发呆。出了医院,阳光正好,我说不行了要饿炸了。闺蜜搀扶着我步行着去了一家附近的餐厅,一路上不停感受子宫微微的疼痛,和生命的脆弱与无奈。一个人的人生中可能会路过很多人,可能遇到很多不美好的事情,但身体却始终是自己的,始终是应该去珍惜的。

 

这些细微的末节,就像小女孩第一次接吻,所有的所有都能清晰地回忆起来。譬如麻醉医师温柔的声音,譬如空气里沾满药味的尘埃的味道,譬如哭哭啼啼的隔壁床的小姑娘,还有计划生育手术区拥挤的人潮,我从未想到,这里的人会这么这么这么多。才知道那些统计中国人工流产数量的数字是多么瘆人可怕。

 

而这些数字的来源很大程度上都是因为性教育的缺失。

 

经历了之后,才明白。

 

特别是一个就常常自诩两性专家的我,常常劝告别人记得到戴套,常常买了套来送给身边有性生活的朋友。最后还是中招了,虽然是非自愿的情况下,但受害者有罪论像恶魔难以挥去,怎么就连紧急都忘了吃呢?可是为什么会有这样的心态呢?关注青杏后,得知许多受害者有同样遭遇,同样的应急僵硬时段。我才能更深入去接纳自己。只是一边,更加怪罪起这个不完整的大环境。

 

我写下这些东西时,距离这件事情已经过去了一年。这一年又经历了很多事情,我更加关注避孕重要性,也更加爱自己。过去的那个不停地生病的秋冬,让我知道女性身体真的相对虚弱。而我应该正视这种生理上的虚弱,然后给予自己更强大的心理。

 

Tags: 女性, 性教育, 流产, 身体, 避孕
分享

作者信息

希望世界和平。

欢迎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