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回头炮的操守 | 青杏
banner

打回头炮的操守

0

 

关于回头炮,我一向来的态度是拒绝的。因为光看这三个字的组成,就包含着太多欲说还休的情感和纠缠,不论从理性还是感性的角度出发,它都显得太过粘腻、不冷静、不理智、不干脆,甚至有点讨人厌。

我有过几个男友,都在同一个城市,除去一个已经结婚的,剩下的还未婚,叫出来的话,刚好凑成一桌麻将。也是略醉。

作为异性恋患者的我们,在找到下家前,几乎都会回头再来几发。明明我们已经分手,也并非心有不甘,但肯定感情也已经趋于泯灭状态。另外,我享受性爱带来的快感和亲密,一下了床,理智会就回来,并非缺了男人就不行,俗称“拔X无情”。如果我是男人,肯定是妹纸口中的渣男。

大家处理感情的方式已经越来越圆融,即使分开,也未到绝交老死不相往来的地步,微信手机号通通留着,只是改了个名字而已。分手后不久的一段时间,一说到某个暗示,好像总会“情不自禁”。每到事后烟时,我总是感慨,人的感情实在是很复杂凌乱。

我的忠贞度是有条件限制的,在某一段关系中,只忠于一个人,当这段关系结束了,那忠贞的各类维度都会即时产生变化,一秒钟都不拖。只要没有开启一段新的恋情,即使知道回头炮多么不好,纠结再三,我还是会赴这个约,但并不妨碍我继续跟新的男人互相调情。

关于回头炮这个问题,我去问过一些交情较好的男女朋友们。一边倒的是,男生朋友们几乎都认为,为什么不吃?送上门来就吃,又不是没吃过,熟人好办事,但事后就不要纠缠了。无一例外,这几个男人都认为肯定是自己活儿棒,前女友才会打回头炮的。(无语问苍天,你们这些直男癌也真是够了)

女性朋友们则表现得比较复杂一点,有坚决拒绝的,有犹豫不定的,有觉得没所谓的,有的看心情,有觉得活儿好就再爽一发,活儿不好就让他趁早滚蛋的。

此时才觉得男人女人可能真的是来自不同星球的物种。

后来,一个平时不怎么在群里开口的朋友珍妮花看到我在聊这个话题,微信小窗找我说话,说的就是她和EX回头炮的故事。

珍妮花和前男友分开,是因为EX阿周劈腿公司一个言行泼辣的女同事,理由是珍妮花实在太闷,一点情趣都没有,跟她做爱像在奸尸。

分手后,珍妮花沉寂了一段时间,后来在朋友的开导下,总算不再消沉。她迅速像换了个人一样,开始衣着性感,学会抽烟,混迹酒吧,跟不同的男人周旋,保持清醒,有选择性地跟其中一些人发生性关系。只是想起阿周时仍会心痛,也会不忿,毕竟在一起两年多。

分手半年后,阿周因为要出国旅游,想起他的护照还在珍妮花处,回去拿。珍妮花当时不知是不是故意,穿了一件吊带蕾丝睡衣,披了半开睡袍,香肩露出黑色花边内衣一角,和二两胸脯肉,光溜溜的两条白大腿,靠在门上颇具风情地抽烟,红唇吐出白色烟圈,看着阿周微笑,不挽留也不拒绝他。

阿周当时就沦陷了,抱着这个曾经无趣到被他嫌弃的珍妮花狂亲不肯放开。

在进去之前,珍妮花躺在他身下,伸手抵在他胸口,似笑非笑地问:“在我这儿就把弹药用完,今晚回去不怕你女朋友问罪啊?”

阿周晕晕乎乎,只含糊地说有你就好了,怕什么,用力挺进去了。

珍妮花说:“那次他比以往的每一次都卖力,估计是想给我留下个好印象,以便下次再来。”

此后阿周每隔一段时间总要借故到珍妮花处,珍妮花没太抗拒他。但她内心也没有喜悦或报复的感觉,只觉得不过是男欢女爱一场而已,略为寂寥。

“你说这男人是不是都犯贱?在一起的时候嫌这嫌那,跟别的女人在一起突然又发现我的好了。真应了那句老话了,妻不如妾,妻不如妓,妓不如偷,偷不如偷不着。”珍妮花说这话的时候,总给我一种她笑得很苍凉的感觉。

再后来有一次,阿周跟她正起“性”的时候,阿周的现女友给他打电话,估计是问他什么时候回去吃饭。

阿周伸手去接电话,下身还在珍妮花身上动,语气模糊:“嗯,不回去了,跟朋友在外面吃…”

那一刻珍妮花突然觉得两人都十分猥琐,一脚把还在她上面的阿周踢开,穿好衣服,把阿周的衣服扔给他,指着门口叫他滚。

估计是阿周的新女友也听到了有女人的声音,在电话那头开始质疑咆哮,阿周半跪在床上,下身的小弟弟还直挺挺地(珍妮花OS:居然也没有吓痿他),愣了一会,也不管电话那头的现女友说什么,就“啪”一声挂了电话,手忙脚乱套上衣服,对着珍妮花吼:“你神经病啊!”

“我想起以前跟阿周在一起时,给他打电话,他的声音也是这样,说是在开会不方便听电话,其实就是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今天轮到我做这个坏人,滋味非常不好,干脆叫他滚。”

珍妮花的对话框一直显示“对方正在输入…”,我没敢打扰她。

等了十多分钟,她才发了一句话过来:“这样的回头炮,两人的吃相都那么难看。我花了时间走出来,又倒回这个圈中,自作孽。”

我给她发了一连串拥抱的表情,才说了句不相干的话:“吃一堑长一智。”

另一个小我三岁的妹子小M倒是持不同的态度,她去年刚大学毕业,交过的男友是我的两倍有余。小M对回头炮的态度也让我耳目一新:“…反正不能让他白白地爽,他想回头打一炮,可以啊,那就给我买东西呗。”

“我的新手机、新电脑,通通都是回头炮打来的。”她略带兴奋地在那头打字,“我下一步想买个新包包,可是不够钱,刚好我的第六任下周来找我,那就让他‘赞助赞助’呗。”

此言一出,我安静了一会儿才弱弱地说:“你确定这不是嫖资吗?”

小M爽快地回复:“我又没勉强对方,只是撒撒娇吹吹枕头风而已,他愿意掏钱就买,不愿意就拉倒呗。你情我愿的,好像多大件事儿一样。当然,这也是要有技巧的。有些女的做就是现实,但我做,就理所当然,在床上,男人就吃我这套,有什么办法。”

对此我深深折服,并表示学不来。

有个直男朋友说:“对这种情况,能力范围内,还是会买给对方的。大多数男人都不傻,可以睡,不谈情。况且为女人花钱的额度,也是要看女方身材颜值的。小M也算是我们朋友圈中颜值中上水平的,她笑眯眯地发发嗲,还是会有很多男人愿意买单的。”停了一会又补充一句,“至少像是手机电脑这些小单我是愿意买的,可惜小M不接受我的撩。”

我大笑,觉得我的朋友们都坦诚得可爱。

我们听别人的故事,最终过的是自己的人生。渐渐地我才想明白,其实所有的回头炮,仍是带着一丝气若游丝的感情在进行的,谁都不能简单粗暴地判断这种行为的对错。我们脑回路的构造不是机器,感情不能说删除就删除,总会有一些温情流连在其中。至少还有人认为回头炮比跟陌生人约炮要好呢。

不过,我们做所有事,应该要有所顾忌,有条件的限制,不能一味地追求自由。青春可以有快感,但有混乱也很麻烦。感情不以成败论英雄,我们或许不是某段感情中的良人,可在分手后,仍有资格选择做一个姿态好看的前任。不论我们是怎么失去这个前任的,不和有现任的前任打回头炮,是一个前任应有的操守。

若是已经跟珍妮花那样的情况,至少是不能再回头蹚浑水,该走就走,毕竟带着一身性感,到哪里都能挑逗到男人。如她所说,无需在感情中把自己弄得吃相难看,女人一旦猥琐,就很难抬起头了。

在小M跟我说用回头炮换实物的观点之前,我一直认为,在双方自愿的基础上,两人的性爱关系应该是势均力敌,至少不存在谁占了谁便宜这一说法。可她的毫无顾忌和直男朋友的坦荡,让我感觉,所有的关系都是你来我往。没人是傻瓜,事关利益前途的时候个个都精得很,小M的睡法,基本上就是你给我充话费我给你送流量,大家都寻开心,不过是在求仁得仁。适度认真,难得糊涂。

最后直男朋友总结:“你既要姿态,又要吃相,难怪没有男朋友。”

我:“呵呵,贱人,滚!”

Tags: 回头炮, 女性, 性关系, 性爱, 情趣
分享

作者信息

欢迎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