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脑才是最好的性器官,是一切性感的源头 | 青杏
banner

大脑才是最好的性器官,是一切性感的源头

0

当我尝试向周围人解释性行为并不只是阴茎与阴道发生相对运动这档事儿时,大部分人都一脸惊讶,小部分则恍然大悟并暗示我在描述波推飞机一类。而如果我说我曾经帮几打人高潮过,对方想象出什么五花八门的画面都不足为奇,估计怎么也得有小半个硬盘的容量才装得下。

 

但现实情况可没那么香艳,那个所谓的AV主角其实正披头散发地敲着键盘,穿着米老鼠睡衣和十块钱三条的内裤蹲在椅子上。屏幕上光标跳动,没有声音也没有图像,千里之外一个未曾谋面的人马上就要高潮。

 


用 大 脑 来 做 爱

 

社交软件刚流行的时候好像涌现了一批网恋事件,后来这些软件被用来约炮,现在甚至安装了某些APP仿佛表明你就是准备约的。

 

而有些不愿意费这些功夫又对肌肤相亲没什么特别渴望的人干脆省掉麻烦的见面开房步骤,前戏主菜后戏一并在网上解决,可能最后还要加上知心姐姐知心大哥时间,当然没兴趣的话倒头就睡也不会被人一脚踹醒。足不出户,无传染病之虞,颜值负面影响降到最低,召之即来挥之即去,远程虚拟性爱,你值得拥有。

 


 

与正忙着接吻摩擦的鸳鸯们不同,这群人是实打实地在用大脑做爱。通过艰苦卓绝的想象和绞尽脑汁的描述,成功启动生殖器并将意识转化为物质,自然界中人类的这种性能力可谓超凡脱俗。

 

我绝对无意把这件事上升到碾压真实性爱的高度,毕竟如果能从天而降一个完美床伴,大多数人应该还是会选择扔掉手机扑向活生生的帅哥靓妹。抱着“睡不着随便来一发催催眠”想法的大有人在,觉得空虚寂寞聊骚解闷的人也为数不少。

 

但还是有少数拼尽全力气喘吁吁地说感觉比真的还好的,虚拟性爱大概满足了他们求而不得的幻想,比如在大庭广众之下少儿不宜还不想被抓走,对某个姐姐告白失败但不甘心,以及跪在皮衣女郎脚下戴上假尾巴汪汪叫。色情小说和成人录影毕竟是量产,量身定做的素材更加美妙。人类在全年无休的发情期里几乎永不满足,大脑源源不断地制作并享受着各种欲望和快感。它永远在蠢蠢欲动,我们也是。

 

视觉、听觉、远程遥控多管齐下

 

打开任意一个能接得上互联网的电子设备,游戏就开始了。如果单靠文字不能详细描述的话(不得不说许多人并没有文字表达的兴趣),图片、音频和视频也没问题。远程性爱也被许多情侣所采纳,七夕之前也能夜夜疯狂。

 


 

但即便男生怎么要求,姑娘们大多是不愿意拍照视频的,不提害羞和矜持,一旦感情破裂对方拿出什么不得了的东西就悔之晚矣。鉴于艳照门层出不穷,隐私保护上一定要小心,露脸或者暴露标志性的体征是绝对忌讳的。所以还是调调情说说话吧,下班回来的路上就暧昧起来,到家气氛可能刚刚好。如果有一把好嗓子就更加妙不可言,听筒里传来的无论喃喃低语还是娇喘呻吟,都能让人从头顶酥到脚趾尖。真的,相比好看的,我还是选好听的。

 

解决了视觉听觉之后,人们对触觉有了新的要求。可以远程控制的成人玩具一枝独秀,增加了许多互动的乐趣。手机控制跳蛋已经不新鲜,现在还推出了男女匹配的人造阴道阴茎,实时传达对方的生理变化。

 


 

不过实话说这方面还需要加强,满怀期待地拆开包装之后操纵软件却不甚人性化,配合实验的志愿者说手指都快在屏幕上划着了,我在这头笑得上不来气。想象中戴着跳蛋被对方控制的色情画面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埋头苦干和腱鞘炎风险,一小时之后对方表示这什么鬼不玩了。即便试用效果惨不忍睹,我认为遥控玩具还是值得看好,它毕竟真正延伸了人类的肢体跨越千山万水直捣G点,宛如伴侣还在身边露出加藤鹰般的温暖笑容。

 

VR设备与电极刺激

 

与远程玩具相比,VR这种打破次元壁的装置又是另一个等级。想想周围环绕着莺声燕语佳丽三千,或者各个类型的鲜肉猛男,人人都可以左拥右抱走向人生巅峰。只要戴上设备,那种身临其境栩栩如生,不用多说也能明白几分。消费也是丰俭由人,囊中羞涩的买成品,手头富裕的就订制,以后没准还能建立虚拟房间,一秒钟双双进入情趣酒店。不担心怀孕不担心疾病,天下美色尽在掌握。要是再能辅以皮肤的触感和温度变化和个性调节,真人都要逊色三分,分分钟站在精尽人亡的边缘。

 


 

技术进步从没有忘记过性这个刚需,过去印刷色情小说现在下载成人电影,电交网交愈发快捷,遥控技术成熟VR也指日可待。未来觉得人类太琢磨不透还可以选择机器人,它们已经电影银幕上展现了人类幻想的曼妙身段,大概总有一天会走入生活,成为十全十美的床伴和恋人。电极刺激大脑获得高潮也不是没有实例,就像把口服药改为静脉点滴一样起效迅速。

 

大脑是一切性感的源头

 

想要完美的幻觉为什么不做个春梦呢,就这样抛弃肉体完全进入梦中。这些梦可能因为统一制造而千篇一律,可能是灵感爆发的伟大艺术品,但反正人可以在其中获得无比的幸福和健康。真实和虚幻的边界如同卧室房门一样方便跨越,除非为了获得情趣,千百年来性驱动着的追逐将宣告停止。灰质白质间就是伊甸园,多巴胺催产素就是奶和蜜。所有的乐趣都唾手可得,长生不老的大脑享受着原先需要刻苦练习才能激发的满天烟火。

 

随着避孕药具的发明,性已经脱离了婴儿变成了享乐手段,而现在,性正穿越时空顺着神经细胞和网络电缆奔腾不息。目前我们对着广告海报和性学数据小心地检验自己是否性感,在未来会不会有一颗大脑垄断性感的说明并以此交换无数真金白银?我们要更多方便,我们要更多刺激,突飞猛进的技术裹挟着几万年前的大脑,它还是那么自得其乐,还是那么难以满足。当爱与柔情的密码也被破获,变化莫测的外部需求变得可控可变,大脑还会变得如何?是成为更好的游乐场,是因为无聊而愈发难缠,还是突发奇想指挥我们再干点别的?

 

我不知道,大脑仍旧保留着它的秘密。即便时常显得懒惰且贪得无厌,它仍旧是一切性感的源头。它生来就如此性感,它从未如此性感。

Tags: 互联网, , 情趣, 欲望, 生理, 高潮
分享

作者信息

取向不直人品直,三观尽碎节操在。

欢迎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