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时候的我在“自愿”的情况下遭遇了性侵......
作者:Sherry-2016-11-15
小时候的我在“自愿”的情况下遭遇了性侵......

不知为何,今晚刷了特别多青杏的文章,各种各样的。突然在想,跟其他人经历过的比起来,我的那件事好象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也许我可以试着讲出来。

曾经想过永远埋藏,也许至死都不会讲。上大学之后也想过将来某一天向某个能理解的人倾诉。然而在那个人出现之前,我觉得贡献给青杏酱和那些敢于讲出自己故事的人还更好一些,同时,更是对我自己的一次坦然面对(之前都选择逃避和埋藏)。

至今,只向一个高中好友讲过最详细的我的家庭情况,一句话总结就是:父亲在我九岁时出了车祸,至今难自理。但事实哪里只是这十来个字能讲清的?

且不说因为他的车祸,让我们家里负了很多债务;且不说因为他的车祸,大姐辍学打工,我们的升学总是饱受非议。他的人本身就是一个令人讨厌的存在。出事前不学无术,没个正经工作,总是喜欢赌博,又爱面子,还在外面养了个二奶(出事前我已经在别人的嚼舌中知道了),他出事后才知道在外面还生了个女儿。推算了下,他在外面有女人大概在我弟出生后不久。

出事前就是可恶的存在,出事后更是。经常一瘸一瘸地拄着拐杖去亲戚家或村里其他人家了。去人家里面,因为基本算丧失了表达能力的他就直接把自己脑部开刀后遗留的伤口给别人看。那伤口流着脓,又臭又恶心。加上他有时臭不要脸得向别人伸手,别人偶尔也会向施舍一样给一点。他因为酒驾才出车祸的,又作,还要出去喝酒。经常摔倒在路边起不来,又没人理,很久有相识的人打电话给亲戚或我们,才把他载回来。

整个成长期充满了这样的回忆。有时,我倒宁愿他一倒不起,永远起不来更好。

讲了这么多有什么用?我也不知道,只觉得是非讲不可的。然而,接下来的,才是我真正想试着讲出来的,也是我迄今为止没有向其他人说过的。

在他出事之后的很多年间,我们都住在村子里面。真正发生的年份我不记得了(也许是本身刻意选择遗忘的结果吧),不过推算了下是在他出事之后到我五年级来大姨妈之前,如果没记错的话。

有句话说穷人家的孩子早当家,其实还好,只是那时我要干杂七杂八的家务活。还有一个与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关系相当密切的东西:零花钱!

因为家庭变故和那时的物价水平(一毛钱一根冰棍),妈只有在我苦苦恳求下才会给我两毛钱,有时还说几句我不懂事的话。那时的我太贪吃了,为了吃零食,还曾经偷过村里小卖部的一两包吃的。

就是这种种加上不知什么时候开始的,不记得那个阿公是怎么问的,好象莫名其妙就达成每跟他干一次那个,他就会给我钱的头口协议了。那个阿公的家就在我家后面。好象他是没有娶妻生子的,其他家人也全部搬到外面住了,就他一个人住那间屋。

有时他示意我,有时我自己想要钱会主动去找他。

有好几次是在房间门门槛上的,那时我好象正处在发育期,还没来月经。人还比较矮,所以他让我站在石槛上弄。有一次,他还吻了我,我没拒绝。他说是要碰舌头的,我就去碰他的舌头,好苦涩,一股烟味。

大部分的次数是在他房间的床在做的。我首先会先提醒他关好窗,然后半脱裤子,身体一半仰躺在床上。他也脱掉裤子,用手弄口水,然后不断地抹他的生殖器。大部分他的生殖器刚进入我就喊痛了,因为真的太痛了。有时他还会再试,不断往里塞,但如果我坚持喊痛则不再继续。出来后他拿纸给我,让我擦一下,他也在擦他阴茎上白色黏稠的液体。穿好衣着后,他会给我一两块钱。

记得有一次,他问我喜不喜欢他,我说喜欢(其实只是想要那几块钱)。他还说到结婚、和他生小孩的事。我好象想了一下,还是为了那几块钱,答案全都不是否定的。但那次后我一直担心自己会不会有小孩。如果有,那我的一生就真的毁了。那段时间看到电视剧里面说“只要把脉把到有两条脉搏就是有了”。我就立马把自己的脉,只有一条,高兴了一下。其实那时还没来月经。

有几次还没开始,有人找他,我立马躲到床底下。他去处理。处理了之后有无再继续就不知道了。做完之后是他先去门口把风,没人了我再出去。有一两次刚出去撞见有人,我又立马退回来。

后来好象是他没有精力还是身体不好,渐渐变成我去了他不想,直接拿钱给我了。真正没有继续是我上初中,忙了起来,同时因为要买菜也有较多零花钱了。

撞见他,心照不宣。只按照正常的晚辈对长辈的态度应对就是了。但自己总是担忧万一哪天他爆出来怎么办?或之前的事已经留下了什么证据怎么办?他会怎样我不知道,我绝对是被周围的人骂得体无完肤。

所幸上高中时听闻他去世了,心里松了一口气。但是也从未敢向人提及,因为我没有守好自己的贞洁。

上大学后接触的东西多了些,自己的罪恶感少了些,但一直存在——自己不是处女。

因为有这样的经历,所以对性侵的文字特别感兴趣。感觉那件事好象不是性侵,毕竟好象是经过我本人同意的,甚至我自己还会主动去。但那时脑海中确实对于性没有任何概念,也好象没有什么羞耻心。只是怕有小孩,只是怕被别人知道。

真正有这方面的意识之后,有种被人利用了的感觉,但也有一种咎由自取的自卑感,我真的是为了几块钱出卖了自己的肉体?

希望把这个经历写出来之后能解开我的心结。


青杏酱有话说:

年幼无知的我们都会有过一些让自己困惑的经历,就像作者一样,不清楚那时候自愿发生性行为的自己是否真的遭受了性侵

然而青杏酱要说的是,对于未成年的懵懂的孩子来说,成年人用物质/金钱来引诱孩子发生的性行为毫无疑问就是性侵,因为这样的性关系并不是对等的。但是你不必逼着自己感受到痛苦,不管你对那件事的感觉如何,你都大可以接纳这种感觉。不是只有痛苦的受害者才是“好受害者”,受害是事实,但是受害者没有这样一种标准。

青杏君也要对所有有过类似经历的小伙伴们说一句:你没有任何错误,拥抱一下过去的自己,尝试把你的经历说出来、写出来,或许就能把心结打开。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