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来认识 “女攻男受” 的第四爱
作者:Kiran-2016-12-23
一起来认识 “女攻男受” 的第四爱

杏酱科普时间:

今天投稿的这篇文章主题相信很少人听说过:第四爱。第四爱指的是区别于第一类爱情(男女之恋)第二类爱情(男男之恋)第三类爱情(女女之恋)外的第四类爱情。是指基于男女平等的女方主动男方被动、男女社会角色的互换等恋爱和生活方式。简单来说,就是女攻男受,在性行为的方式上,体现为女性佩戴假阳具插入男性后庭。但严格意义上来说,第四爱并不没有严谨地学术定义,只能作为坊间流传的说法。这篇故事的作者自我认同的身份是第四爱,我们一起来听听她的故事。

 

我得承认,我是双性恋,也是彻头彻尾的“第四爱”者。即使在中国的LGBT群体中,“第四爱”也是少数派。正如越来越多的同性恋群体敢于直面自己的倾向,第四爱这个“少数中的少数派”群体,也没有必要为自己心底的想法感到羞耻、更不应该看作病态——无论是第四爱群体中的女人抑或男人。

现今很多人会直接将“第四爱”解读为女同里的T(偏男性化的一方)和男同里的0(偏女性化的一方)之间的亲密关系,我认为这是不完全准确的。性向是一个复杂的问题,认知自己的性向也是一个不断挣扎的痛苦过程。我的家庭正如很多中国家庭一样,子女并没有从父母和学校接收到过正规的性教育。当时网络在内地并不十分普及,因此管制也并没有非常严格,在网上各类聊天室以及老司机开车内容层出不穷。在那个年代我认识了第一个“网友”,也是实际意义上对我有着性启蒙先导作用的人——Jura。Jura是一个新疆汉子,长得唇红齿白。他大方承认自己是gay,聊天室的内容也多和男同性恋文化有关。虽然早熟,但对于十二三岁的我来说,“性”仍旧是一件神秘的事。因为没有得到正确的教导,我在可爱的Jura各类资源的引导下,一度不明白正常的男女如何sex——我以为大家都使用菊花,而且要一天清洁一次。

此后几年虽然我有接触很多同性恋文化的书籍、影视,但我仍旧没有发现自己的性倾向与别人有什么不同。直到十六岁,在朋友的带领下第一次进入一家酒吧。有个姑娘喝的烂醉,倒在我的怀里便要贴过来亲吻——那是我第一次明白了什么叫作“性冲动”。但是我的性冲动表现在想将这个女孩儿压在身下掠夺,只有通过“进入”、“征服”这样直白的方式才能缓解心底的焦灼。但是我深知作为女性的躯体没有办法完全满足我这类愿望,只靠手指或者口腔唇舌与“进入”的意义完全不同。在当时我很疑惑,曾经询问过Jura,我这样算不算女同;他给我的答案是:能对女孩儿产生欲望,至少证明你不是完全的异性恋者。但是你有没有试过,能不能对男孩儿产生欲望?那种感觉,又属于哪一种类型?

在他的反问之后,我终于找到了机会去试验一下。

那是在我十八岁,大学第一年。Apo与我相识于本校的辩论邀请赛,获胜方或会有资格参与国外大专辩论。当时我们处在半决赛中,担任二辩手的我无论是语言风格还是肢体动作都很符合本身的性格——喜欢表现得凌厉、干脆、气势如虹,能让对方哑口无言是最大的追求。对面三女一男,Apo就是其中温吞的男四辩。具体不再赘言,让我记忆犹新的是当我问出“在学校里有人不抽烟不喝酒便利店依然贩烟贩酒,这位同学的逻辑难道是因为自己性爱时不戴套就要禁止自动售套机进大学校园吗?”,他瞬间面红如血,白白净净的脸染枫之后异常可爱,眼睛眨的人心都化了——而当时就知道有什么东西不一样了。因为我又有了“性冲动”,是比十六岁更强烈的冲动;唯一不变的是,我只想要压制、征服、进入。从那一刻开始我意识到,也许我的不同不在于性倾向,而在于性行为的执行本身。

我方毫无悬念地赢了比赛,在赛后我主动过去,要了Apo的联系方式。他比我矮上两公分,在南方的男孩儿中间也并不属于瘦小的类型了。再之后就像每对暧昧期情侣的日常,用现在流行的话来说,每天都是我在撩他,看他各种反应,越来越难以自持。之后我进入了“第四爱”的圈子,真正去了解如何执行这种性行为,也在海外购入过不少令人面红耳赤的倒模器具去实践。但是我对Apo是十分珍惜的,在一开始也不敢轻易表露自己这种真实的冲动反应。那年元旦我去加拿大拜访亲戚,正好赶上当地的成人用品展。半好奇半兴奋逛了进去,不但增长了某方面知识,最重要的是有一家公司推出了一款很棒的les用具,广告是可以固定在下身,同时又可以自主动作,实现性行为的冲撞过程,让人可以真正体验到“真实的进入”过程。毫无疑问,我当场订了一套,而且硅胶的丁丁倒模订了N个size。毕竟,我想给他最好的体验,也想要最好的第一次。

在坦诚的那天晚上,他很紧张,却没有特别抗拒。其实这也是我第一次以这样一种身份与喜欢的男孩儿进行性行为,一切并没有太多不同:清洁后方,手指消毒,指套,硅胶倒模消毒。但是当我把器具绑在大腿上用皮胶环固定好丁丁倒模之后,扶着他的腰再进入的时候,心底的情感确实在一瞬间喷薄而出:我很确定自己一直追求的就是这种感觉。

对于我的经历,如果有幸,我会再写出。但目前我想告诉各位的是,不要对自己真实的感觉产生怀疑、不要企图说服自己什么是对什么是错,也不要试图极端地纠正自己身上的某些“不一样”。

我在身心两方面都是“第四爱者”,然而对于如何判断,谨在此提出一些小小的建议:

一,你是否反感于同性之间的性接触。很多时候有同性倾向的人确实更容易触发第四爱的倾向,因为男性0会在心理上趋于弱势,无论在身体心理上都渴望一个被引导的过程;而女性T在心理上趋于强势,想要更多表现的是阿多尼斯基因,也就是阳性的一面。如果身为男性就要认真思考,“我是否能够接受被人进入这种性行为”,接着应该继续思考,“我能接受进入我的,是否包含了男性以及女性,我介意的究竟是进入的行为本身,还是对方的性别”。对于女性,我认为是比男性第四爱群体更加稀少的。如果你恰好也是一个完全男人心的女性,那么也欢迎直面自己;

二,如果已经发现了自己的同性倾向,你是否确定自己无论如何不能接受与异性的性接触。在LGBT群体中有很多是彻头彻尾的同性恋者,他们会恐惧、疏远与异性发生亲密行为的可能。若是证实这点,那么也不必勉强,你大概并不属于这个极少数群体;

三,在心理上强势,但是在性行为中间依然秉承普通异性情侣的方式,该如何判断。这个我认为是比较复杂的一个问题,也是“第四爱”触发点上的一个问题。女强男弱并不是什么稀奇的组合,这时候比较好的判断方式就是——你是否把自己彻底转换为男性角色来看待。任何一种性别都会产生性格上的不同,而且在不同时期人们的心理也会发生变化。在我和Apo的关系中,即使面对一名男性,我也将自己当成男性角色来看待。至于他把自己看作男性还是女性其实并没有那么重要,因为“第四爱”主要是承认自己、取悦自己的过程,就像Apo也并没有那么在意我把自己当成男人还是女人,他处到了自己认为适宜的角色当中,这就够了。

希望无论你是异性恋者、同性恋者,还是所谓的“第四爱”人群,都能真正认清自己,不因为自己而感到痛苦。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