键盘侠?吃瓜群众?不,你我都不是网络符号而已
作者:Luna-2016-12-23
键盘侠?吃瓜群众?不,你我都不是网络符号而已

前段时间我参加了一个倡导类的活动,主题是反对性骚扰。活动要求露脸举牌,表达一些反对性骚扰的声音,或声援被骚扰者、或提供面对骚扰的解决办法、或讲讲曾经遭遇性骚扰的感受。我兴高采烈地设计好了内容,举好了牌,上传了照片。

之后的小转折是我始料未及的。我的参与照片在微博上传播开来之后,有人对我的相貌和举牌内容展开了评论。

“放心,你很安全。”

“长成这样……楼主不用想太多。”

“算了我就不说了,免得有人说我直男癌。”

其实在参加活动之前,我就有点担心。我很有自知之明地知道像我这样相貌普通、体型微胖的女生跳出来做露脸的倡导活动,可能会面临什么。这套东西这太熟悉了,我们从小到大都在经历这些评判。

我一直在暗示自己这没什么,作为一个接受过性别意识教育的人,我应该知道这些对于女性外表过高的要求是性别歧视,主流单一的审美是一种偏见,他们其实很可笑,等等等等。

为了让自己好受些,我还把这个插曲写下来了。我说,这次的活动在网上被网友特别是男网友批评相貌,说明我们的环境仍然充满性骚扰,人们普遍认为只有长得漂亮的女性才会被性骚扰,否则就会受到质疑和嘲笑。这在一定程度上使得普通女孩在面对性骚扰时更加不敢声张,从而加剧滋生性骚扰的土壤。

我在内心还有些庆幸。还好还好,这个微博下集聚了一批跟我想法一样的人,她们第一时间对我表达了声援,对那些评论“长成这样”的人进行了回击。因为对女性议题的关注,她们不言自明地理解我的遭遇。如果这是另外一个社区、另外一个场合,可能评论会更加不堪设想。

表面上,我试图表现得很坚强。我觉得这种坚强才符合我对自己的期待:我根本不在乎。我曾经对这样的事情反应激烈,被大家认为是小题大做或者是玻璃心。他们一般都这样安慰我:别理他们,跟那样的人一般见识做什么。

所以我隐藏了自己所受到的伤害。承认自己受伤,好像是中了他们的圈套,好像承认自己是个“普通”的、会因为这样的做法受到影响的女生。总之,受伤者的姿态好像一点也不适合这个场合。

那些口出恶言的人,看到这样一个若无其事的我,是不是就会觉得,他们根本没做什么,他们只是刷手机随口评论了一个女网友的相貌,他们根本没有伤害到屏幕另一头那个活生生的人。下一次,他们还会去贬低下一个女孩,并且认为这没关系。

(此处排版有间隔符号)

网络时代,言论自由获得空前的拓展,人们可以以极低的成本说太多话了。那些攻击我相貌的人,估计从来没有意识到,他们随口攻击的一句话,其实都被我看到了,像一颗石子丢到湖心里,我感受到了恶意。

他们说的话在我的世界里丢下一颗小炸弹,让我想起我以为我已经忘却的很多经历:因为相貌平凡,在学生时代一直谨小慎微地生存着;初中的时候,穿着一件款式不同的衣服小心翼翼地去教室,被前排的男生冷嘲热讽过“你穿的这件衣服就像一件睡衣”;很多次,我都装作若无其事,装作自己没有受伤,装作自己并不是那么“脆弱”。

没想到这么久过去了,我仍然会有不适,大概因为我是个活生生的人吧。我有血有肉有感情,我当然会因为别人的贬低而不高兴。

我想起更多人:被性侵的女生鼓足勇气发微博,被一群人二次骚扰和攻击:质疑她蠢、她骚、她穿得太露一看就不是什么好女人;一个相貌普通的女性,被人动辄攻击“丑”,她最好能意识到她的“错误”;女明星长期被谣言中伤,说她破坏别人家庭、说她靠身体上位,当她忍无可忍在网上做出回应时,被一群人嘲笑“太认真”、“没有肚量”?

还有性暴力。很多网络暴力常常以性之名,动不动就掏出自己和对方的生殖器。网络红人奶茶妹妹从恋爱到结婚,微博下面一直是各种下流的YY和性攻击,用性来丑化对方,背后是一套“女人有了性生活就脏了就不值钱”的逻辑,甚至给她取名“奶茶婊”。

网友们苛责她的性道德、苛责她的穿衣风格和品位。其实章泽天不欠任何人什么,她完全有权利选择任何她喜欢的方式,不管是跟富豪结婚,还是跟无名小卒约会。一个女生按照自己的生活路径上学、交友、工作、结婚,没有伤害任何人,她承受了百般不该承受的骂名。

再往前一些,还有艳照门。阿娇艳照一出,网友们都认为被她清纯的形象欺骗了,各种骂名纷至沓来。其实这种清纯形象只是大众不切实际的期待和幻想罢了。一个成年女性,当然会有正常性欲望和性生活。还有人说:没想到你是这样的人,之前被偷拍更衣还假惺惺的哭。——这逻辑更奇怪了,好像有了性生活就可以随便被强奸?哭就是假惺惺?

章泽天和阿娇的真身离我们很远,我们看不到流血的过程,但她们当然也会受伤。章泽天试图关掉微博、付诸法律,但也没有堵上悠悠众口;阿娇在艳照门发生后一度不敢出门见人,心情和事业都受到了打击:性本身没什么,关键是她发生性之后所面对的舆论,到了让人奔溃的地步,但回过头想想,这至于吗?

有时候我们想息事宁人,不想撕起来太难看,其实客观上牺牲的是弱者、受害方的利益。为什么被捅一刀,却要安慰受害者“这根本不疼,别叫出声”、“别太认真”?

网络让流血的过程远了。但因为网络的力量,刀子如同射箭一般从所有方向汇集起来,让暴力以一种新型的方式叠加起来。

如果这些捅刀子的人,知道捅刀子会让人疼,会让人流血,会让人以泪洗面,他们会不会在拔刀的时候,多犹豫一些?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