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校园欺凌几乎贯穿了我整个青春期” | 一位亲历者的自述
作者:火原希子-2016-12-23
“校园欺凌几乎贯穿了我整个青春期” | 一位亲历者的自述

一、新棉被的味道

我遭遇过校园欺凌。那几乎贯穿了我整个青春期。

我熟悉几十个因由我外貌开启的绰号,它们纷繁多样,往往成为全班人哄堂大笑的兴奋剂。

我记得被孤立时如履薄冰的心,像全世界都紧扯着你的袖口,让你透不过来气的感觉。

我记得舍友把我床铺整个掀起来的凌厉眼神,那天晚上我发着烧,梦里都在掉眼泪。那时候刚转校,至今都记得那床新棉絮的味道。

回忆这段过去也让我觉得痛苦。第一次写这篇稿子的时候在周末,抑郁情绪席卷而来,让我不得不中途搁笔,觉得每个字都是耻辱,都可能被人嘲笑。在我心中,似乎自己还远没有度过悬河,到达温暖的陆地。

二、

被欺凌的理由

被欺凌的理由纷繁多样,有一个原因可能是女孩专属的,那就是不够漂亮。

现在看似时髦的元素,在那时候都满满是羞愧:蓬松的头发、丰满的嘴唇,年幼时候大家喜欢红樱桃一样的精致女孩,审美都一致地可怕。

世界太小,于是每个人的生活都被充分观察。而我就是那个另类,被揪到宇宙中心,被狠狠地嘲笑。

皮肤黑也是笑点。有一万个关于我黑的外号,都幽默得让人想哭。

所以18岁以前的我一直觉得,漂亮是人生最重要的事;我的痛苦,都是因为我不漂亮。上了大学,第一件事就是学着怎么购物和化妆,我花了整个大学时光把自己变成一个面目全非的人,一个其他人觉得美的人。

但不做自己多不快乐啊,整个人生都像是一场扮演。我甚至特别害怕跟约会对象去那些无法化妆的场合,比如,游泳池。我害怕面对对方打量我的眼神。丑小鸭的羽毛丢掉了,它非常害怕。

三、那些痛的味道

我放在抽屉里的少女心事被全班人传递过一遍,再扔到我的手上,听着男生的嘘声,我只能看着那劣迹斑斑的纸面发呆。

跟男生吵架,在大冬天被他用一个热水袋里的水从头到脚浇下来,我记得那个热水袋是我非常喜欢的那一只,表面覆盖着温暖的粉红色绒毛。

年少时不懂事,以为所有人都是善意的,这种善往往让你丧失防备。更别说初中后的我在一个全日制寄宿的学校读书,同学几乎就是你的全部社会。想要好好生活下去,就不得不随时观察自己的处境。

这种习惯生就了我的敏感,至今跟人交往都会小心翼翼地观察对方的情绪,会因为一个不相干的人一个不悦的脸色忐忑半天;因为曾经被孤立的经历,我时刻提防自己是否被他人接受和喜欢,这种观察几乎花费掉我生活中全部的精力;我总是觉得自己丑、不被爱,不可能有人真正喜欢我,在恋爱时缺乏自信,时刻觉得自己不被爱、会被抛弃……

四、小棉被

心理咨询师看着我,说:“你现在的小心翼翼和敏感,是那个小时候的你能做出的唯一的适应环境的做法,这没有错,它就像一床小棉被一样,保护着你取暖;但你现在要告诉自己,冬天已经过去了,现在春暖花开,你不用时刻背着你的小棉被了,是时候把它收好放到橱柜里去了。”

在看心理咨询师以前,我一直没有意识到我延续至今的脆弱是年少时校园欺凌造成的结果。我以为这都是因为我是一个胆小且自卑的人,因为我自己非常懦弱,因为我自己不够优秀……都是因为我自己。我甚至从来没想起过这段经历,以为它已经过去了。

我一直在逃避。青春期被欺侮的经历在我的人生中形成了一个黑洞,我一直视而不见,绕步而行,我想假装它们都没有发生过,来保护我自己。

然而逃避是没有用的。当我离开熟悉的城市,开启新的工作;当我跟人发生矛盾,被朋友们远离……那个幼年的我就会在我的体内被唤醒,把我的不安全感和敏感加重到无法承受。我终于奔溃到抑郁,投奔到了心理咨询室,找到自己的病因:原来现在的那些行为模式,都是源于过去的境遇,那个小小的我在我的身体里住下了,她哭,我就哭;她有多敏感脆弱,我就有多敏感脆弱。

我不能再逃了。现在已经是春天了,春天是万物生长的季节,春天不需要盖厚厚的棉被。春天自有其力量,种子在慢慢萌芽,世界会春暖花开。

冬天已经过去了。然而苍茫寰宇之间,只有小小的我知道,冬天曾经有多寒冷。

四、她最看不惯的事

跟热点新闻中跟儿子站在一起的中关村二小家长不同,我的家庭曾经身处霸凌中的我雪上加霜。幼年时的父母感情不睦,母亲的情绪长期不稳定,家中一直疏于打理,甚至也成为我耻辱的来源。

小学上语文课时,老师问同学们最看不惯的现象是什么,一个造访过我家的同班女生站起来,大声说:“我最看不惯XXX她家,吃完饭从来不洗碗!”

字字句句都像钉子踩在我的心上。年幼的我第一次理解“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是什么感觉,就是那时候。我死死盯着地面不敢抬头,全身被火辣辣的目光浇透了。

我曾经想要跟父母谈起这件事,但是他们也一直在逃避。

他们无法接受自己的行为曾经给女儿造成的伤害,拒绝把堂而皇之地讨论这件事。我不怪他们,特定的成长环境和年代让他们难以直面问题,选择各自内心忏悔,这是他们的自由。只是我不行,我得走到那个黑洞边上,蹲下来看清楚它,再给它填满新土,种上一棵树。

五、我想对过去的她说

我想安慰她,也想保护她。

我更想对她说,这不是你的错。

施暴的人有他们的剧本,而你没有必要配合演出。如果你因为不一样而遭受欺凌,也是那些不一样铸就了你自己。千万别因为那些痛苦,都选择服从庸常,也千万别停止反抗。

最重要的是,你要知道,我已经长大了,有力量了,逃离了那个地方。我有力气站在温暖的陆地上,不必在冰水中饱受煎熬了。我可以保护你了,别害怕,别跳出来挣扎,也别跳出来嚎啕大哭,这里很安全,你安心睡吧。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