伤害你的究竟是渣男还是自己的无知?
伤害你的究竟是渣男还是自己的无知?

文 / 小刀

大学有一年的国庆节,寝室有一个和我玩得比较腻的妹子,踏上了北上的火车,到一个陌生的城市看她暗恋了许久、近日打得火热的兵哥哥去了。路途遥远,加上凄凄离别苦,她回来的时候已经是节后的课堂上了。陪伴她的是一头新烫的头发。

 

不久后的一天傍晚,她突然神秘地跟我说,等一会我要跟你讲一件事情。我们之间的悄悄话很多,我并没有太在意,直到这一天过去了我也没有来得及问她是什么好玩的事。直到第二天的课间休息时我看见她在吃药,便关切地问她怎么了。她羞赧地一笑,犹疑着把药片的包装袋给了我。翻着药物说明,似懂非懂的我吃惊地看了看她,天真地说:“怎么会,你又没有那个……”“有过啦……”瞬间我懵了,因为她怀孕了,正在用药物进行干预。对于性,我并不是讳莫如深,高中便谈过恋爱的我在理论上甚至头头是道,但要捅破那层似乎掩盖着神圣光环的膜,还是让我一时难以接受,更别说意外怀孕

 

后来才知道,她那天傍晚在跟我说要告诉我一件事的时候正准备去厕所用验孕棒测试,只是结果让她五味杂陈,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告诉我。她之所以去烫头发,也是一种心理上的纠结在作怪。她大概也是还没有准备好,只是一切都来得太快,结果太意外。她并没有把这个令她不知所措的消息告诉他,而他也只是在询问时得到否定答案后便再没有了消息。

 

吃了从小诊所买来的药后的一天深夜,她在厕所告别了这个不速之客。惊愕不安的我,以我少得可怜的所知道的常识尽量照顾着她,帮她打水,陪她去超市买了一些牛奶,以及写着可以促进子宫收缩的药茶……她甚至比我还要懵,在喝水的时候略带苦涩地笑着对我说:“我要多喝水,把那些东西尽量排出来……”我无奈又心疼地告诉她,尿尿和那个不是一个地方,她惊讶得一脸彷徨。

 

她恢复得很快,这件事似乎在开朗的她身上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她依旧按时去学校的跆拳道协会锻炼、练习,甚至认识新的男生,恋爱,同居……又或许,这样的伤害本已经让人难过,不开心地去开始新的生活,难道就此一蹶不振,放弃这个美好的世界么?反倒是我,仿佛受伤的是我,久久沉浸在一种伤感的氛围之中。因为我失恋了,异地的他和身边的追求者开始了更有温度的新的恋情。

我不知道他是怎么出现在我的生活中的。我对他一无所知,没有好感,然而他却有点执着地频频出现。即使他陪我和她逛街,陪我们在寒冷的冬天吃火锅,甚至想要为我的购物买单,但我依旧对他没有丝毫的感觉,只觉得他太烦,甩也甩不掉。

 

这一年的平安夜,他放出了柔情杀,对一个失恋半年、跨越秦岭淮河这条南北分界线上学的缺爱女生。他握着我的手,深情地看着我说:“你是一个可爱善良的女孩儿,我不能保证什么,但我一定会在你毕业前的这一年多时间里好好照顾你、关心你。就让我来照顾你吧,好吗?”总是害怕伤害别人而一向不懂得如何拒绝的我默然不知所措,而就在这时,他毅然地把吻凑了过来。迷迷糊糊地,我就和这个从来没有过好感的男生在一起了。

 

他并不是一个小白,他有一个有过鱼水之欢的前女友。我潜意识里明白,我们肯定也会走到那一步,并且大脑很早就被开发过的我甚至在期盼那样一份冲上云霄般的快感。然而,我依旧无法突破心理的防线,我似乎怀着一股崇高的决心要将那份撕裂留到洞房花烛神圣的那一夜。亲吻,抚摸,意乱情迷,但我依旧防守得很好。他并没有粗暴地进行抢夺,而是无奈地成了外蹭一族。


我们彼此就此妥协,似乎暂时相安无事。直到那个春暖花开的三月,大姨妈似乎在春风里迷失了阵脚,结果只在外面蹭蹭的我就这么不幸地中招了。

 

接下来是虐心的两周,不知道做B超要憋尿的我要么膀胱不够充盈要么过于充盈,忍着适度排泄似乎就是一种不可名状的屈辱。然后依然是吃药,担心,害怕。复查的时候,冰冷的医疗器械撕裂了我苦心维护的那层膜。结果真的不好,子宫污秽没有排泄干净,我走到了刮宫的地步。这家医院的医生面无表情地告诉我说,现在一般不建议做药流了。但让我吃药的那家医院,在这个城市却是数一数二的存在。

 

很多人可能至今难以相信,不破不进怎么可能怀孕,但这却是我亲身经历的事实。不知当时的我是固执无知还是有了心理阴影,我依然突破不了那根防线。他和我分手了,过后再没有联系。当我离开那个城市之后,我们仿佛从来没有遇见过彼此。

 

偶尔想起当时难过、无奈的经历,我从悲伤四起,渐渐过渡到开始平静、反思。伤害我们的也许并不是那一个所谓的渣男,而是那时无知的自己。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比好好爱自己、懂得保护自己更重要的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