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肉欲横流的世界做一名大龄处男是种怎样的体验?
在肉欲横流的世界做一名大龄处男是种怎样的体验?

来源 / cosmopolitan.com

作者 / Lane Moore

译者 / 青杏酱

 

当我们提到处子之身的时候,总是会想到处女以及随之而来的处女情结,却很少有人会去关注处男,处女=增值、处男=贬值的性别观念仍然存在于大多数人的脑中。在这个肉欲横流的世界里做一个大龄处男究竟是种怎样的体验?他们是主动还是被动选择保持处子之身?他们如何看待性?cosmopolitan.com采访了三位处男,一起来听听他们的故事。

 

问:你们多大了?

A:28岁。

B:33岁。

C:27岁。

 

问:你们现在有恋爱对象吗?

ABC:没有,单身。


问:你们是否做出过婚前守贞的决定?

A:是的,我出生于基督家庭,大学时也加入了基督徒兄弟会,所以在我青春期时就被告知婚前不可发生性行为。我保持单身有一段时间了,虽然是由于工作原因,不过我还是一直有意识地保持处子之身,毕竟教会是这么教导我的。我的兄弟会朋友的老婆也都是结了婚才破处,他们都跟我说这样做是有价值的,他们对我的鼓励很有帮助。

B:我没做过这样的决定。在我们东南亚国家的文化里,人们都是婚后才有性行为的,虽然现在也有很多人打破这一社会规范。

C:没有。


问:你们保持处子之身是主动还是被动的选择?

B:算被动的吧,自从大学以来我就一直很想破处,只不过从没有一段合适的感情能维持到发生性行为的阶段。

C:我也不想做一个27岁的处男啊,可命运偏偏这样安排叫人无可奈何。一接近女人我就很害羞,所以一直到现在也无法迈出那一步。在我7岁的时候,我爸抛弃了我妈,后来再也没见过他,我想这可能是我在亲密关系中屡屡受挫的原因吧,因为我不想打开自己内心,害怕像我妈那样受伤害。


问:你们多久看一次黄片?多久撸一次?

A:我不看黄片,没有欲望去看。我12岁的时候看黄图被抓到了,从此再也没有冲动去看了。撸的话大概一周三四次吧。

B:我现在不看黄片了,因为觉得成人电影行业的现实令我不安。我现在大概一周撸一两次,对着明星或者朋友的照片撸。

C:我的性欲潮起潮退,有时候一日三次,有时候一周都不撸,一般的话两天一次。我直到18岁才开始撸管,不过撸管总是会提醒我没有女朋友是件多么糟糕的事,越撸越不爽。


问:你约会过吗?

A:当然啦,我和五个女孩约会过,其中三个都成了我女朋友。我一直很挑剔,或许这是我的一个缺点,不过我年轻时非常喜欢和处女约会。年纪大了之后就放弃寻找处女了,因为我也知道不太可能有了。

B:我会和女孩一起吃个饭什么的,不过从来没发展到牵手、亲吻、正式确定关系的阶段。通常女孩都不会约我第二次,大概她们都不喜欢我吧,我也不知道为啥,可能表现得太尴尬了,最后就被她们发了好人卡。

C:我直到大学一年级才有了第一个约会,我带那姑娘去听音乐会,不过结束的时候,她问我是不是gay,然后就没有然后了,我回到宿舍觉得糟糕透了。

 

问:你们最长一段恋爱谈了多久?你们的处男身份对恋爱有影响吗?

A:我最长谈了2年半,对方也是个处女,我们都对彼此很负责,互相尊重。有时候我们会脱光光躺在一起,但从来发生过什么,有时候差点忍不住要发生点什么的时候,另外一人都会及时阻止。

B:没谈过恋爱。

C:我最长的恋爱维持了四个月,我问她为何要和我分手,她说我的处男身份也是原因之一。她一直不敢相信我是处男,我跟她解释说因为我觉得性对我来说不是件重要的事,但她还是很不理解。

 

问:那你们觉得撸管呀、口爱呀、在外面蹭蹭啊之类的算不算是性行为呢?如果发生过这些行为那还能算是处男吗?

A:我觉得撸管不算,因为我不能不撸。我从未有过跟女性生殖器接触(在外蹭蹭)的经历,然后我觉得只要丁丁或舌头不进入阴道或嘴里就不算啪啪啪,所以我只舔过女生阴唇,没有把舌头放进去,女生也一样,没有给我口过,只舔过蛋蛋。

B:我觉得你说的这些都不算性行为,因为根本没插入啊,这些都是前菜而已,抽插才是主食啊!

C:要我说吧,处男也分不同种类,有完全没有性接触的处男,但要是除了最后一步其它行为都做过了,那就是另一种处男了,比如我就是这样的。

 

问:你朋友知道你还是处男吗?他们什么反应?

A:可能两三个人知道吧。有个女生朋友每次都嘲笑我,不过她没有恶意啦,她虽然不理解,但还是尊重我的决定。我觉得有些人怀疑我还是处男但从来没有人直接问过我,要是有人谈到性话题,我总是不出声,默默地听,跟大伙一起笑。

B:当然知道啊,要么他们知道我从没有过一段正式的恋爱关系所以还是处,要么就是因为我们印度尼西亚人受文化影响,只要未婚的一般都假定还是处。

C:大多数朋友都知道,而且亲密的朋友也不会觉得惊讶,不过有些人很惊讶我从来没谈过长时间的恋爱。

 

问:你身边朋友里还有其它大龄处男吗?

A:可能有一个吧,他是我室友,也是兄弟会的朋友,我们平时也会讨论谁谁谁去啪啪啪了,谁谁谁违反教会规定了,不过他现在在网上小有名气了,我也不知道他还是不是处男。

B:或许吧,不过我也没问过,我觉得我们都是遵循社会规范的印度尼西亚人。

C:肯定有,不过我没好意思问他们,不想戳人家痛处。

 

问:你会告诉约会对象你还是处男吗?她们如何反应?

A:我不觉得这事情需要我自己坦白,不过我也知道要是最后告诉她,女孩肯定会很惊讶。我大学里的那个女朋友有次跟我亲热时,她想脱我裤子,但我阻止了她,然后她又想脱,我三番五次阻止了她,结果她很郁闷,就想和我分手。我另外一个女朋友比较理解我,我们通常会互相自慰,或者她穿着内裤,我把丁丁放在她双腿之间摩擦,还有女孩会让我射在她们肚子上或者嘴巴里。

B:第一次约会我从来不会承认自己是处男,因为这样会让对方觉得今晚我就是想破处。不过也从来没人问过我,大概是因为其他印度尼西亚人都理所当然觉得我是处男,而其他西方人都以为我们亚洲人没有性欲。

C:大多数人都不会介意,只有过一次那个女孩很介意。我理解很多人都不想调教处男,但我学得很快呀,而且理论知识丰富。可能实战和理论不太一样吧,不过我觉得我的真命天女一定愿意来破我的处。


问:你们觉得自己的处男身份给约会造成障碍了吗?

A:我觉得是我自己心理原因作祟,我会给自己暗示“她一定不想跟我这样的处男约会”,这让我很难去主动勾搭女生。在宗教层面上我并不以处为耻,但在社会文化层面上,我知道我很老套过时,跟不上时代潮流。

B:对我来说最难的部分是我不知道如何让约会更有趣,或者如何让约会以亲吻结束,或者如何再约女生第二次。

C:当然有障碍了,要是没有那方面的经验,别人就会觉得你是个怪人,替你悲哀,年龄越大问题越严重。别人会觉得:“这人都要30了,老大不小了竟然还是个处男,一定身体有毛病!”

 

问:作为大龄处男,你们有压力吗?

A:我有一点压力吧,但不是很大,这是我自己做出的决定,会坚持下去。

B:有压力,我的一些西方同学在高中和大学里面谈论滚床单就像在谈论去看电影一样自然,所以在西方国家或者发达的亚洲国家里,25岁以上的处男会被人看不起。而且我还从来没谈过恋爱,初吻都还在,我都不好意思告诉别人。

C:有压力,不过我一直觉得不是我的就不是我的,是我的逃不了。我现在觉得性不是人生的全部,情感上的亲密关系对我来说更重要,而我有很多爱我的人呀。

 

问:你们想给其它处男一些什么建议?

A:忠于自己的内心,坚持自己的选择,如果觉得这样的选择妨碍了你的生活,那么就不要为了守贞而守贞。我自己还没有过想要放弃选择的时刻,我相信不会有任何事会改变我的选择,这是我人格的一部分,也用这一点来测试我约会的女孩,如果她们不尊重我的决定,那我就知道我们不合适,当然这不是她的问题。

B:爱上了谁,就和她啪啪啪吧(当然前提是她也同意),不要觉得自己是处男就是怪胎,别忘了世上还有很多大龄处女。

C:忠于自己的内心,这世上除了啪啪啪,还有很多有意思的事呢,看开点。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