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见异性生殖器、第一次被父亲拉去看A片……细数我的阅黄史
第一次见异性生殖器、第一次被父亲拉去看A片……细数我的阅黄史

文 / YouBelongToMe

作为一个90年的男生,相信你们也跟我一样,阅片无数,但所经历过的第一次,总是比较让人印象深刻。那么,我想谈谈我的阅黄史的那些第一次,以及那些第一次的感想。

 

第一次见异性生殖器。我家里是一个镇,小时候有些人家家里还没有厕所,只有集体用的叫“东司”。大人会去东司,而小孩就都在“屎沟”(即水沟)。有一次我们几个男孩在外面玩,后面邻居一个女孩到外面的屎沟方便。我们当时好奇,就俯身瞄了一下,感觉是:咦,一条缝。那时候不懂什么,瞄了一下之后,大家就不好意思地笑了起来跑开了。

第一次看。那会是邻居在家里放,刚好他家靠路边,路边的门一般都不关。有次我们玩耍的时候跑了进去,看到电视里面有个外国女的没穿衣服。我们以为他在看什么动画片,就坐下来看。我当时还问他,他们在干吗?他说以后你就懂了。

 

第一次摸。那是小学一年级,我跟一个女孩同桌坐在班里最后一排,前面排也是两个女孩(比较漂亮,小学五六年级不少人追)。有一次上课,前面两个为了欺负我同桌就让她脱裤子给我摸,说“如果你不给他摸,以后就不跟你玩”,对我说“如果你不摸她,以后我们也不跟你玩”。没办法,最后我同桌就拉开裤子,我看了一下也是一条缝,伸了左手下去,也就感觉是一条缝而已。最后手有点湿,顺手闻了一下,好臭啊!

第一次看大人。大概是小学三年级的一个晚上,我爸说带我去看表演。他就骑着单车载我在前面,去了旧电影院。买票进去坐下之后,我就看到四五个女的,只穿内衣,在上面扭来扭去。最后结尾的时候,她们就把bra和内内都脱了。当时我很好奇,就问我爸:她们为什么那么多毛,黑黑的?

第一次一群人看。好像在五六年级的时候,跟着一群比我大两三岁的邻居,在其中一个的家里,他偷他爸的VCD,四五个人围着看。那时候看这个,已经开始有感觉了。偷碟的说,你们爸应该也有,你们可以去偷来看。于是我就回家找,果然在我爸的床头找到了。后来我爸把新借来的碟放在茶几的铁盒里面,我就偶尔趁我爸妈不在,偷偷拿出来看封面,感觉时间充裕就开电视放一会。那会的感觉就是胆战心惊,怕被我爸妈看到。

 

第一次被我爸拉去看。那是一个过年的时候,我爸跟我二伯和一个邻居,在房间里面,边喝茶边看片。我刚好走到门外,我爸就叫我进去看。我二伯说这样不好吧,我爸说这个以后他都要懂的。

 

第一次看科普书。读六年级,我在图书馆看到一本生理结构方面的书,附有图。我觉得很搞笑,拿到班里面,跟座位周围的人说我找了这么一本书,我说书上说“在阴道里面的哪个地方射精,生男孩子的概率就比较大”,接着就被前面一年级欺负我的其中一个女孩骂了色狼。本来她是我喜欢的对象,结果就这么被她永久列入不良黑名单!

 

第一次搜索。这已经到了初中,我大伯家里有电脑,我姐在我大伯家教了我怎么上QQ上网。至此,互联网打开了我这扇好奇心的大门和给了我一条知识大道。我记得我第一次搜索是搜“什么是处女膜”。当时搜的结果让我产生疑惑,因为有一张图片是一层白色很薄的膜,有的是一圈比较厚的肉,究竟哪个是真的?后面经过不同时间的搜索,看了文字介绍之后,我确定后一种才是真的处X膜。在搜索的过程中,我得知有一种东西叫“人体艺术”,此后我每次在我大伯家上网,就会搜各种人体艺术来看。那百度会记住搜索记录,我不知道怎么去掉,百度了怎么去掉也不会搞。之后有一次我表哥在我家就不怀好意地说“小菜头,嘿嘿”。我瞬间就get到他是什么意思,真尴尬。

 

第一次探寻小黄片真迹。初中的时候,我表哥用旧零件给我组装了一台电脑。啊哈!这无疑将小土路铺设成了高速公路。因为有些网站被屏蔽了,自己就学翻牆翻过去看。从日本,到欧美,再到国内;从黑森林,到白虎,再回归小森林;从日本入门篇,到欧美狂野篇章。小黄片的种类五花八门,包罗万象,这让我惊叹原来那些人跟这个世界可以这么神奇!

 

第一次接触科学的两性知识。看片已经不能满足我求知的欲望了,继续探索,于是我撞进了真正两性知识的领域,也就是包括青杏在内的一些性科普平台。这些平台里有科学的人体结构图的介绍;有各种疾病的知识和预防知识;有两性生理期的科普贴;有两性对性的不同感受,不同需求;有LGBT的知识。

 

第一次近距离观察。那是大学的时候了,我跟我女朋友在大学城外面开了个房。我说:“咦,你的小阴cun这么小的?真好玩,亲一个。”

 

作为一个阅片阅图无数的老司机,其实我觉我更喜欢看图片(写真和小黄图)。我已能够做到回归纯真——透过图片,可以看到一种美——女性人体轮廓的美、线条的美、秘密花园的美。这种美不会让你产生太大的性幻想,而是让你感慨:女人为什么可以这么美,这么灵动!

 

这种从生理到心理各种知识的积累,让我跟周围的女生相处都比较好,所以常常被扣“男闺蜜”、“妇人之友”的帽子;也正是这种积累,我知道我该怎么更好地照顾,爱护我的女朋友。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