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次照镜子看外阴,又熟悉又震惊
作者:李布达2017-03-29
杏知识

 

几乎每个人在一天之中都会多次照镜子。你想想,是不是?每次去洗手间的时候,我们都会抬起头来注视自己。一天总要去好几次洗手间的嘛。要是人在身边的环境中遇见大镜子,更是要看看自己仪表如何,盯住自己的脸。哪怕是坐地铁、坐公交,都会不自觉地盯着玻璃反射出的自己呢。

 

美丽是稀缺的,人群中大部分人都不美,可那又怎样?不妨碍我们每个人都盯着镜中的自己看。

 

记得在哪里看到一个实验,实验人员将街边的商店橱窗换成单面镜。从外面看起来,看到的是一面镜子;从里面看,看到的是一块透明的玻璃。路上的人只能看见自己,店里的人能看见路人。接下来,实验人员等在店里观察,看看人们经过这扇“大镜子”会是什么反应。观察发现,几乎人人经过镜子,都会转过头来盯住镜中自己的形象。啊,咱们人类真自恋!

 

这么自恋的人类,盯住自己的脸不放。那么,人类对自己的身体也应该比较自恋,盯住不放吧?人对自己身体的样子,应该也很感兴趣吧?

 

可还真不是这样。我相信,有很多人一直到很大年纪都没有见过自己全部的身体。

 

比如我自己。

 

那么……这里的“第一次照镜子”,说的到底是什么样的第一次经历呢?

 

真正第一次照镜子的经历我们肯定不记得了。我们照镜子,应该是从生下来不久就开始的;可是婴儿时期经历的事情基本是记不住的。谁能记得自己还是稚嫩婴童时第一次照镜子的经历呢。

 

聪明的,你能猜到了。我想说的第一次照镜子,指的是:很多女性,可能到很大年纪,才会突发其想去看看自己外阴的样子。我也是这样的。这就是我要写的“第一次照镜子”。

 

镜子是自我审视、自我欣赏的工具。在镜子面前,我们照过自己身体的前面,照过自己身体的侧面,照过自己身体的背面。我们在镜子前面转来转去,摆pose,反复审视自己的身体。我们看过自己身体几乎每一个部分,连脚底也翻起来看过,可是,我们却没想过去看看阴部。阴部是女性身体的禁区。它就在我们的身体表面,我们却十几年、二十几年、几十年来不去看它,装作它不存在。甚至到了它开始发挥功能的时候,到了生理期、性交、生产的时候,爱人看过了、医护人员也看过了,也许有的人也还没看过自己阴部的模样。


第一次照镜子的时候,我已经二十多岁了。

 

那是非常普通的一天。不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但是,我确实已经提前准备着做这件事情了。我已经在脑中设想过了,应该拿一个小镜子照,这样最方便。在洗澡之后,裸体之时。

 

那是非常……我不知道怎么描述的经历。看到第一眼时,我觉得又熟悉,又震惊。哦,原来是这样!我见过生理卫生图片,我读过科普,我知道它应该是什么样子,因此它显得很熟悉。可是我真的很震惊,很震惊。不仅仅震惊我从没见过真实的它,还震惊,原来我也长着这样的器官,原来我就像科普书上描述的那样,和其他的女性一样;原来这样一个器官,这样的一块外表,在我身上是真实存在的。

 

照过镜子之后,我感到一丝荒谬。为什么直到这个时候我才做这件事?这么多年来,为什么我从来没想过做这件事?我见过自己身体的各个部位,却为什么却从没想着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阴部是什么模样?

 

一个人的阴部对他人来说是禁区,很好理解。可是为什么,自己的阴部对我们自己来说,也是禁区?

 

在某个潜意识中,我依然对女阴有种种迷思。这些迷思妨碍了我去看一看,去照一照镜子,去看见自己身体上有这样一块地方,去看见自己有这样一个器官。

 

为什么呢?因为有一些迷思,一些幽灵,一些文化糟粕,从生下来就灌输给我。它们还在那里,如果我不注意到,它们就会继续在意识的黑暗角落里兴风作浪。

 

它们说:

“性是肮脏的。”

“女阴是污秽的。”

“好女孩应该纯洁,不应该有性,不应该知道性,不应该探索性。”

二十几年来,我拒绝了解“女阴”,拒绝看一看自己女阴的形貌,拒绝知道自己身体上有这样一处地方。这依然是受着女阴污名化的影响,依然是受着传统文化糟粕将女阴判定为污秽不堪之物的影响;受着认为纯洁的好女孩不应该了解性的影响。那些幽灵在我身体的一部分上打上了“脏”的思想标记。可我的身体是大自然的造物,每个人的身体都是大自然的造物,纯洁,无辜,理直气壮地存在于大自然中。它为什么脏?那些人造的幽灵,凭什么说自然的美好造物“脏”?

 

它没有凭据。它是人造的枷锁。它是恶毒的观念。

 

我猜,我不是孤独的。很多女性都有这样存在于记忆中的“第一次照镜子”。很多女性也许至今还未第一次照镜子。还有可能,很多老一辈的女性,可能终其一生都未看过自己阴部的样子。

 

我完成了一件事情。我完成了一件应该完成的事情。那天照过镜子之后,我发觉:我早就该做这件事。我早就该看见自己的身体,早就该直面女阴,早就该发现自己是天地间一个优美的造物,有勃勃生机。


1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