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丁丁在莆田系医院九死一生——包皮不是这么割的!
我的丁丁在莆田系医院九死一生——包皮不是这么割的!

文 / YouBelongToMe

咳咳,老司机开车了。请系好安全带,车技不佳,最好也戴上头盔,我们上路了。


心血来潮去割包皮(第一次当然也是最后一次)。按照某乎的形式应该这样子出现:割包皮是怎样一种体验?那些不具备丁丁的童鞋,是不是很想知道体验,是不是很想知道过程呢?为了满足没有丁丁童鞋的好奇心,我来献身吧。


事情是这样——人孤独久了就容易百无聊赖,百无聊赖就容易愤世嫉俗,愤世嫉俗就容易做出“惨无人道”行为,惨无人道的行为就是“弟弟,哥看你不爽,我要把你割了”——那是在2014年7月20日(蜕皮换骨这么重要,当然记得),周末坐在家里百无聊赖,心生邪念,没有包皮打飞机会是怎样一种体验呢?选好了医院后我就以一种这次一定要撕破弟弟的脸的姿态,赶赴刑场。(后来我才知道那是家莆田系医院)


到了医院,挂了号。轮到我,进去。我说明了来由,他捏了捏睾丸、翻了翻包皮之后,说,这是有点包茎,但小手术,每天都好多人来做,那你会不会早泄?我说我都没结婚,怎么知道会不会早泄。他又问,平时手Y会不会比较敏感啊?我说好像有点,他说,那帮你检测一下。我顺便问说,为什么我J液里面有时会有几块有点透明晶状的东西,忘记他怎么说了,之后他说,可以再帮你检查一下精子活性。我想了一下,说也好。于是他给我开了张缴费单。


交完费,回到科室。他说,把裤子脱了,弯腰趴在那里。我就呈L字形趴在诊台上。只听见他戴好手套,使出一阳指•爆菊之术,戳进了我的菊花,嚯嚯嚯——啊!一阵剧痛——接着拿了块玻片,在我弟弟上收割出一层透明液体(前列腺液)。他叫我把玻片拿去检查,再去做那个弟弟敏感检测。


来到检测室,另外一个操刀手,叫我把裤子脱了躺在诊台上。接着他打开机器,拿一根检测棒在我弟弟上“挑逗”,问我有没有感觉,我说有点。接着他又滑了几下,这样呢?我说有点。OK了,出结果。我问他怎样,他说有点敏感。

 

我拿着检测单,回到科室,医生说,你敏感值偏高,正常应该怎样怎样,可以顺便给你做个阴J背神经阻断术——这是丁丁变木头之术啊——会不会搞得我什么感觉都没有啊,我还没结婚啊!他说,这哪有什么,小手术,每天都有人在做这个。具体对话忘了,但最后还是给他骗去同时做了这个阻断术——后面拿到前列腺液和J液检测结果,他大概说,你这里面有点炎症啊,J子活性偏低,要给你打消炎药,这样全程下来后面你的性生活就会很好了——在了解了消炎药的价格和疗程之后,我断然拒绝了。又想坑我!后面他还又想说服我做消炎。


来到了正题了,做手术的过程。进去手术室——啊?怎么女护士也在这里,好羞涩好吗!最后脱了裤子,两腿分开,膝盖成直角躺在手术台上。他们用布挡住了我看下半身。我问说,手术过程要多久,操刀的人说,小手术,半个钟就好了。我好想说,不要挡住,我要目睹弟弟英雄之于死的悲壮场面!

 

我感觉的过程:剃掉毛,打麻醉,用什么工具把皮撑开,割割割——啊痛——接着打上线——啊痛——最后包上纱布——造型像口蘑。现在想起来都觉得肛门一紧,外加蛋疼。

 

等等,说好的半个小时、半个小时呢,怎么十分钟不到就搞定了?哥有时间,你们怎么割几刀就完事了,你们这能割得好吗?这是关系到哥一辈子的性福啊,你们倒是给割完美一点啊!事实证明,他们把弟弟给搞残了——背板左右不对称,最重要是到现在,正常状态下手术口的位置会是肿大状态——已经不叫龟头,而是像西部菱斑响尾蛇的头(自行百度,以免引起不适)。系带被割掉,以及之前的阻断术会不会让我失去了多数乐趣,更不敢想象!

 

术后更惨的是每天午觉醒来,弟弟会自动嗨起,撑得好疼(我想掐死你,让你嗨),会把伤口撑出血。只能装作没事,继续上班和去打点滴。

 

打点滴里有一种是多西环素,巨疼,每次打完整只手臂会伸不直。后面我跟医生说,药水太疼,而且很贵,我看网上说他们都不打可以好。医生说,不打,等一下感染就不是我们的责任了——他们就是这么忽悠人的!忽悠了我五千多,弟弟还这么不尽如人意!

 

有一次打点滴,护士插不中血管,稍微拔出来,然后在肉里面找血管,我说,这是肉啊!换药,做光疗和拆线的,也是女护士——弟弟,每次她们逗你你要hold住,不要嗨起,不然就尴尬了。她还往我菊花里打了两管药。我感觉好羞涩。

 

术后有加了一些同道交流群。看着各式各样的丁丁。有的处于包扎状态;有的割完不打点滴,自己买碘伏消毒,伤口发紫;有的已经痊愈,战场试过枪感觉还不错的。其中有两个痊愈的,我他们的伤口,割得都挺整齐,也没有跟我一样肿胀——我可能做了一场假手术!

术前术后,我自己的感觉:

 

1、DIY

术前,因为有一层皮包着(每晚会翻出来洗,很干净),皮能够同时摩擦到龟头,所以感觉爽一些。但有点包茎,在嗨起的时强行下拉,会痛,出完水之后,在龟状沟会留一环肉(自行脑补刚拆开的避孕套);术后,一般都没上润滑液,即便洗澡时用沐浴露,也不是之前的感觉了。单独刺激龟头,有另一番体验。单独刺激原本系带的地方,似乎没有感觉。原系带右边龟状沟那片区域,感觉有点木,可能就是做了阻断术的原因吧。

 

2、被口

感觉还是比较敏感。

 

3、实战情报

术后,传教士体位、观音坐莲、侧卧,可能因为都带套,有时也出过一次水,所以感觉都不是很大。唯有老汉推车,很快就败下阵来。实战经验不多,车技不佳,所以没能很好地控制。

 

最后想说,如果上天愿意给我多割一次的机会,我一定不会再选择那家坑钱的莆田系医院了!另外阴茎背神经阻断术也是忽悠人的,就是抓住了男生的自尊心,但实际上会把丁丁变木头,千万不要做!

1

1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