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默认为“异性恋”,仿佛被文化阉割,我的人生不完整
作者:喵姒-2017-06-29
被默认为“异性恋”,仿佛被文化阉割,我的人生不完整

 

        我是一名酷儿,是双性恋,可是我经常被当作异性恋,这对于我来说是一种糟糕的体验。

        有一天,我和同学聊天,有一个同学提起:“如果未来的一天,你的孩子对你出柜,你会怎么办?”。

        我漫不经心地说:“当然是鼓励ta勇敢做自己,当ta遇到情感问题,ta愿意咨询我,我就给ta建议咯,多简单”。虽然我目前没有要孩子的打算,很可能终身做丁克,但是如果我有孩子,一定会在适当的时候教ta争取认知自己的身体和性取向,酷儿理论简直是现成的教材。

        可这时候我听到一个声音说:“虽然我尊重同性恋,如果我孩子是同性恋,我也愿意去尊重。但我还是会反思自己,在对ta的教育方面的哪个环节出了问题,造成ta对性别的错误认知”。

        错误认知?听到这个词,我感觉懵了,当机立断回一句:“认为同性恋不正常才是错误认知好不好?”,我努力压制着情绪,尽力不让自己的语气显得不对劲。

        说话的同学看我一眼,小声说:“哦,对不起”。这次聊天就这样不太愉快地结束了。

        毫无疑问,这个同学的“无心之失”源于默认包括我在内的每个人都是异性恋,默认异性恋是“正常取向”,而性少数则“有点不正常,但不能被歧视,应该予以宽容”。

        很久很久,这件事在我脑海里依旧抹不去,时不时想起,仿佛一个伤疤在隐隐作痛。我有很多认同酷儿理论的朋友,我曾经和ta们聊起这件事,才发现大家在生活圈子里,经常遇到类似的异性恋文化挤压,仿佛性少数有原罪,是需要被同情被宽容的。

        我开始回忆,我对自己的身体以及性取向的探索,是什么时候开始?

        那是在小学五年级,有一次独自洗澡的时候,我第一次用手指探索了自己的身体。那是一种怎样的感觉呢?像是品尝一种从没吃过的冰激凌,脑海中充满新奇感,无比兴奋。当我拔出手指的时候,发现手指上有一丝红色,我吓了一跳,赶紧用水冲掉。事到如今我依然不知道,那血,是因为我的指甲划破了黏膜,还是因为处女膜破裂。自从这件事之后,我经常用洗手液将手洗干净,并且把指甲剪短、磨平后,在私人空间里取悦自己。

        现在想起来,我那个时候对性最初的认知就是“愉悦”,我爱上了自己的身体。

        难道我那个时候的性取向是“自己性恋”?然而当是我对“性取向”以及爱情都是没有清晰概念的。直到初中,我爱上了一个姐姐,那是朦胧的爱情。

        她出现的时候,是一身白色连衣裙,身材高挑纤瘦,胸部还没有发育,腰部纤细,面容如精心雕琢的玉,嘴唇柔软如锦缎。我经常有冲动,抱着她拼命吸她身上的香气,如果她不介意的话。

        后来我终于有了机会,她比我高一个年级,中考结束,在她毕业典礼的那天,我以好朋友的身份参加联欢,她主动抱了我,我感觉全身发热,像是鼻血快流出来,然而没有。她的胸部发育了,挤压着我的脸,柔软又有弹性,她身上的香气沁入我的鼻腔,让我久久没有忘怀。我更想亲她,甚至想,如果我们两个一直能在一起,该多好。

        可我没有说,毕竟从小学到初中的课本和课外书,写的都是公主和王子的故事、爸爸和妈妈的固定组合,从来没有一篇女生和女生相爱的故事,如果有,或许我当初就会向她表白。后来,她读的高中离我这边很远,当时通讯不太发达,我们就这样渐行渐远。

        等我读高中,我喜欢了一个男孩子,和她一样高高瘦瘦、白白净净、喜欢穿格子衬衫的男生。这次我表白了,我们牵手了,拥抱了,他吻过我的额头,我曾经觉得很幸福,躲过老师的“搜查”,我有种“胜利”的快感。可是在他身边,我经常觉得不自由。比如说,每次拥抱之后,他要对我说一句:“我会对你负责任的”。读过的关于公主王子的童话告诉我,我应该觉得幸福,可是我忍不住思考:同样是人,为什么我需要别人对我负责?有一次,我和班里其他男生说话,另一个男生拍了和我说话的男生的肩膀,说:“朋友妻,别惦记”。

        “妻”这个称呼我很不喜欢,一方面出于文化上对已婚女性和未婚女性特别是少女的形象塑造,另一方面,我很清楚我不喜欢成为别人的附属品。

        高考后,我们分手了,原因是他对我说他希望为扮演贤妻良母的角色,对他温柔、给他面子,不要总是“抛头露面”。那时我就表现出是个做事积极不怯场的姑娘,可是这居然成了“不给他面子”。他是和谁学的?估计是看了些电视剧,学起里面的台词。

       大学里,我遇到两个出柜的女性朋友,不过,她们并没有吸引到我,能够吸引到我的是另一个女生,和我小时候喜欢的姐姐很像,高高瘦瘦,可她身边已经有了护花使者——一个男生。我受够了“被虐狗”的滋味,和一个男生恋爱了,后来我们又分手了。

        回忆起我关于性和性取向“成长之路”,我发现我喜欢的人都有着类似的气质,身材高挑、气质温柔。性别可能并不重要,然而令我的爱情不能长久的是主流文化中的“性别角色”,心理学中的刻板印象,我一直这样觉得。

        被默认为“异性恋”,仿佛被文化阉割,让我失去拥有更多爱的能力,我觉得我的人生本该更完整。圈在性别角色的框架里的恋爱,我并不快乐。我真的想好好爱,放肆爱,不管对方什么性别,爱情就是气质的相互吸引和三观的默契搭建起来的。

        认识清楚这些的我,将用接下来的时光去让自己“完整”。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