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对无处不在的性骚扰,我决定不再沉默
作者:然苒-2017-06-29
面对无处不在的性骚扰,我决定不再沉默

长到23岁,发现一个可怕的事实,一直以为健康平安成长起来的我,也被性骚扰过,还不止一次,而当时的我或是浑然不知,或是没有明确反抗。

第一次的时候,我只是上幼儿园的年龄,和妈妈站在拥挤的公交车上,后面的人一直在有意往前挤我,什么也不懂的我只当是车上太挤了没在意。而妈妈突然把我往前一拽,站到了我的后面,隔开了我和后面拥挤的人群,并且冲后面撇出了一个凶狠的眼神。年幼的我不知是为何,但也觉出了不对劲。

而另一次在年幼时期的骚扰,同样是在拥挤的公交车上。一个大婶儿看我小还没有座位,便提出让我坐到她腿上。然而接下来的路程里,我只感觉到她把我越抱越紧,我甚至透不过气。她不断把我往怀里塞,且用出奇的力气和非正常的姿势紧抱着我,甚至可以说是勒着我,脸往我的头上和脸上凑,不断地摩擦,想要亲我。我不舒服极了,感觉很奇怪,却又不敢反抗,好不容易到了站,我得以解脱。而当时,妈妈和我只当是这位大婶儿太喜欢我了。但接近二十年后再回想,我觉出了不对劲,那远远超出了一个妇女对小女孩喜爱的正常表现。而我的妈妈,她在第一次的来自成年男性的骚扰中及时发现并解救了我,而在后一次来自同性的非正常接触中,却并未发现异常。也难怪,她那时也只是不到三十岁的年轻女子,对性骚扰的概念甚至还没有我现在清楚,何况对方是一个主动表示善意的大龄女性,很自然就麻痹了神经放松警惕,并且对对方的“慷慨帮助”深表感激。

而后的青少年时期安然度过,我上了大学。一天喜爱摄影的我独自出门照相,在路上驻足拍照时一个中年男子走过来,表示对拍照特别感兴趣,并且问了些相机操作的问题,我热心地回答了,端着相机向他解释。他凑过来,好像很自然地就把手覆到了我的手上,然后还碰向了我的胸,嘴里却在若无其事地接着问话。我顿时觉得不对劲,很恶心,但还是装作没什么事地挣脱开来,礼貌地结束对话走开了。现在回想起来,都不知道当时的自己为什么没有破口大骂且给他一巴掌。只不过这之后我对一切以此为借口搭讪的人都极其防备了。

最近的一次在一年前,同样是去公园拍照(突然感觉这是个对于女孩来说危险的爱好),突然有一个男子同样来到旁边开始了他的搭讪。我随便应答两句就赶快走了,想着公园里人这么多他应该不会一直跟随,偏偏没想到,他却真的一路跟着我,不断地找话题搭话,但鉴于他还没有什么越界的举动,我也只能尽量礼貌又带着冷漠地回答,想要终结话题赶快走人。谁知道走到一处台阶时,他突然跃过来抓住我的手腕,说“小心一点”,当然,那平缓的坡度没有需要他拉着我走过的“小心”的必要。我吓了一跳,甩开他的手,加快脚步走着,想要快点摆脱他,他却像什么也没发生一样接着恬不知耻地套近乎,并对我继续邀约。好在当我终于决心要求救时,他也终于走开了,大概是附近人变得更多了起来,也大概因为看出了我实在不会理会他。

这次事件虽然没有什么非常越界而明显的肢体骚扰行为,但却是让我最感到恐惧的一次,给我留下了很大的余悸。因为我发现当我已经长大,已经长成了一个坚强勇敢、甚至泼辣大胆且掌握了相当多的性知识和自我保护技巧的人,面对骚扰,我居然仍有着一丝怯懦。我只能用内心的反感厌恶和礼貌的拒绝保持着安全距离,却不能清楚大声地说出一句“请你离开”。或许是因为我知道在这人潮涌动的公共场所我是相对安全的,我知道万一他真正做出出格的举动或者过分的骚扰时我会拒绝并呵斥,但事实是我仍然没有在自身感觉不适、危险有可能发生时,及时表态和反抗——这才是我觉得最可怕的事。

所幸这些事情并没有对我有任何实质性伤害,也没有让我产生任何对性、或者对他人的排斥,内心也没有什么阴影,快乐健康地成长至今。但回顾这四次被骚扰的经历,我还是发现有四点必须值得注意和深思。

首先,性骚扰可以来自于任何人,性骚扰也可以针对任何人。无论是看上去就猥琐的大叔,还是道貌岸然的年轻小伙,或是看起来和蔼可亲的妇女,无论是异性还是同性,无论是陌生人还是相熟者(甚至亲戚),任何人都可能是性骚扰的实施者;而无论是身材窈窕的都市女郎,还是清纯可爱的花季少女,或是懵懂无知的儿童,无论年长还是年幼,无论长相如何穿着如何,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任何人都可能是性骚扰的被害者。长期以来社会上的刻板印象让太多人忽略了性骚扰以及性侵的危险来源和发生的可能性,他们理所应当地认为,只有男性会性骚扰/性侵女性,只有长相好看或者衣着暴露的才被侵犯,儿童不会被侵犯……这些刻板印象让太多的犯罪者和骚扰者无所忌惮肆意妄为,让太多受害者面对侵害放松警惕,不自知或不敢言,甚至被误解。

其次,性骚扰可以存在于场合和时间,威胁和危险无所不在。公共交通工具上、马路上、公园里、胡同里、学校里、办公室中,人迹罕至或是人潮拥挤,夜深人静或是灯火通明……切勿因为自己的主观臆断而放松了警惕,在众目睽睽之下,色魔仍可能伸出魔爪。性骚扰和性侵犯远比我们原本想象的更加泛滥。

再次,相当多的受害者在被骚扰或侵犯时并不自知,或者自知而不敢反抗。比如在儿童性侵和性骚扰中,年幼的受害者缺乏相关知识和经验,往往使自己处于一个完全被动且十分危险的境地。但不仅儿童,成年人在面对性骚扰时也未必能及时察觉,对方有意无意的肢体接触,以及语言上的色情玩笑和调侃,这些都算得上的是性骚扰,并且是进一步伤害的前兆。任何让你觉得不适的有关性的行为和言语,都可能是性骚扰。当兆头和侵犯行为出现时,太多人甚至不能分辨出它们与普通接触和玩笑的区别。再者,就算能及时意识到,也未必所有人都能予以及时和有效的处理。当我作为一个性格已够“彪悍”的女性却在实际处理中仍然只是默默逃脱而未果断严厉制止时,我就已能知道那些被侵扰却连承认的勇气都没有的女孩的表现了,她们甚至连逃脱都做不到,更别提承认和指责了,她们可能甚至认为是自己的错,甚至觉得自己“不干净”了。这些胆怯也许来自双方力量的不均衡,也许来自多年来受害者接收到的“性耻辱”教育,也许来自于社会的异样目光。这也就不难解释为何性骚扰性侵犯实际上如此多发,而我们却发现不了,因为它们要不被受害者吞到了肚子里,要不被“怕羞”的家长盖上了“遮羞布”。而今我只想对受害者们说,受骚扰和性侵并不是你们的错,也并不是耻辱的事,请大胆地揭露,以及反抗(在保证安全的前提下),不要让你的不语成为侵害者眼里的默许,不要让你的胆怯成为他们肆意妄为的庇护伞。

最后,及时的性教育、安全防范知识以及家长的警惕防范和告知非常重要。我的父母可以在有危险时及时将我拉到安全领域,提醒我小心警惕,但他们仍然羞于明确地在我儿时就告诉我,对性骚扰说不。我,或者是我们这一代人,只能从他们的行为和态度中,“绞尽脑汁”“察言观色”地获取知识,却并没有接收到系统和规范的教育。了解和接纳自己的身体是保护身体的前提,了解和掌握安全防范知识是保护自己的必要手段。我们不能指望着一个孩子从不知性、不谈性的环境里长大,还能在受到侵害时及时发现和制止反抗,学校和家长的告知是他们的第一个庇护所。

我从性骚扰课堂中安全毕业了,我从今往后能够好好地保护自己和提醒周围的人,而有些不幸的人却没有,他们可能受到了一生都难以磨灭的身体和精神伤害。不知有多少人至今还以为性骚扰离自己很远,其实它就在你身边,在你关心的人身边。有关性侵和性骚扰的消息频繁曝出,虽然让人触目惊心,但却让更多的人开始关注和了解,其实是件好事,只希望能从此开始,感到羞愧和害怕的,不是那些受到伤害的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