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避孕药、备安全套、用震动棒,我是一个正视自己性欲的女孩
作者:陈澈-2017-06-29
吃避孕药、备安全套、用震动棒,我是一个正视自己性欲的女孩

   “那个……我想问你一下,”

    我的大学室友,一个非常普通的女生,突然对我说。她似乎有些难以启齿。

    “你包里为什么会有那个……啊?”

    那个什么?我一时反应不过来,仔细一想便知道她羞于开口地原因。

    “你说避孕套吗?对我来说会比较方便吧,虽然我一直有吃避孕药。”

    这句话刚说完,她露出了惊诧又害羞的表情,似乎对我地坦白十分惊奇,我连忙解释说:“我吃的是那种短效避孕药,对身体没伤害的,就是雌激素而已,而且吃了之后我的痛经会缓解。”

    她似乎有些理解地点点头:“我不敢吃这些东西,但是你痛经那么严重,坏处不大就行了。”

    我一时语塞。突然想起在高中时期寝室里有个女生带着从外面买来的避孕套给大家看,几个女生团团围住她,我甚至都没看清这个神奇的小套子到底长啥样,只是听见她们说“有油,很滑,味道不好闻”。这个女生在那时就有了男朋友,双方之间也有些亲密关系,我也只是听说,两人曾经在外开房。在高中生的眼中,性是讳莫如深,可是又如智慧果一般诱人地话题,这对情侣之间私密的事情迅速传开,女同学私下纷纷指责女生“浪荡,不检点”,同性之间地指责已经足够过分,而在那些性启蒙中的男生眼里,这个女生被描述得更加不堪。

    她做错了什么吗?她唯一的错只是在性发育还没有完全成熟、自身还未对性足够了解的阶段发生了性行为,为什么要背上婊子的骂名?

    上大学不久后我有了男朋友。因为看过大量的科普,对性有了比较系统的了解,而且也并没有什么顾虑,在做好准备的情况下,我的第一次性行为发生了。与人发生亲密关系减轻了我的压力,让我身心愉悦,毫不掩饰地说,我非常享受,有了肉体上的关系,我与男友的感情相较于其他纯爱阶段的情侣会更好一些。而对朝夕相处的室友,我并没有隐瞒,对于她们充满好奇的提问我也尽我所能回答她们。

    不过,她们对性的认识程度之浅薄,实在超乎我的想象。我来自西部,家乡经济文化远比不上东南的发达城市,在我的想象中,东南沿海的青年,视野应该更加开阔,对性的了解应该多于我,可是来这里以后我才发现,这里的女孩,多以“传统”为荣,不少人有婚前守贞的观念,甚至觉得性是肮脏的,性对于女性来说代表着浪荡。这与我从前生活的环境周边的人没有什么两样,绝大部分我的同龄人,根本就对性没有了解,而那些从成人电影中获取的性知识也有明显的错误。她们认为避孕药吃了之后就会永远不能怀孕,她们认为细如手指的棉条会破坏处女膜,她们认为初夜一定会流血(顺道一提,当我男朋友发现我初夜并没有流血时还惊奇地问过我),她们同样认为性是肮脏的,很多人在表明指责别人不检点的同时,私下里却对性充满了幻想,又觉得这样的幻想是罪恶的……不仅是我的身边,我想,全国的二十岁左右的青年,估计多数都有这样的想法。

    最让我吃惊的是某节英语课,英语老师讲了许久西方教育比中国教育优秀的部分,却话锋一转提到了前段时间小学生性教育课本的事情,她说:“我觉得很可怕,怎么能让小学生知道这些东西呢?”

    作为长辈的老师尚且如此,也不能怪这些青年对性的茫然无知了。从小接触的性知识太过有限,被告诫不要发生性关系,却根本不懂得如何通过避孕套等工具保护自己,而我只是一个普通女大学生,我又能做什么?我唯一能做的也就只有通过朋友圈向友人传递正确的信息,好在,虽然朋友们不够了解,却也不会误解我(当然是不是真的没有误解我也不得而知)。

    当我于男朋友谈及这些时,他也表现出了这种“传统”的态度。他总是问我为什么会有性欲,为什么会兴奋,似乎在这些男青年眼中,女孩都是冰清玉洁的,只有AV女优才会有性欲。我愤怒到无话可说,却又不得不耐心地对他解释,男性能有性欲,女性当然也可以有,我能坦诚地面对自己的性欲,对他来说好事,不需要觉得羞愧。好在他了解我支持我,也让我有信心能写出这篇文章来。

    我有一瓶香草味的润滑剂,我每天晚上九点按时吃避孕药,我的包里时常放着两个避孕套,我的柜子里放着按摩棒,我经期用卫生棉条和月经杯,我有性经验,可是我与其他人并没有什么不同。性是我生活中的一部分,就像是吃饭睡觉一样,是一件太普通不过的事情了。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