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人生要被体毛摧毁,后来才发现介意的只有自己
我以为人生要被体毛摧毁,后来才发现介意的只有自己

文/周一雨

 

第一次意识到“毛”这个概念,它当时还被成为“胎毛”。


幼儿园的时候和同桌坐得近,对比之下发现我的手毛居然比男同学还多,发现这事的我马上回家告知妈妈。


妈妈告诉我,这是胎毛,长大以后就会自然掉落。还展示了一下自己的双手,说她以前也是这样,长大以后就没有了。

 

于是我一直带着这个憧憬来到了小学。


小学的男同学口特别贱,不知道诸位是否有所同感?说我是猩猩、说我是男人、叫我长毛女,在他们一直针对我的手毛和脚毛的时候,我坚持用妈妈的理论去评击他们。


小时候我们都觉得父母就是自己的全世界,他们说什么都是对的,从来不会质疑,怎么长大了反而会有人嫌他们笨呢?


虽然我心存希望,但我还是会有一些外助的力量,去加快“胎毛”的脱落,例如用手去拔…意料之内,当然不包括小学生的意料。感觉被别人拔自己的头发差不多,一个字:痛!于是我放弃了。还开始在构想我的将来,例如长大以后要躲在一个小工坊工作,或者去电影院,酒吧之类乌漆墨黑的地方,这样就不会被别人看到我的毛。


这样一想,突然觉得很伤心,我的一生,就这样被体毛摧毁了。那我努力读书,考一百分还有什么意义呢?而且可能一辈子都不能再穿裙子和短裤,游泳也可能参加了。以后认识男朋友,他也会因为这个而嫌弃我、嘲笑我。我就变成了一个工作不好,孤独终老的老女人。

 

的确,我的初中几乎是在黑暗中渡过(指的是内心)。三年来坚持穿长裤,上衣是长袖礼仪服,稍微把袖子折高,只露出10厘米以内的手臂。因为比较瘦,也是爱美的心,偶然也想穿一下小背心。那个年代刚好流行一种露肩但又长袖的衣服,对于多毛星人来说简直是福音。


直到初二初三,我发现了这个世界原来有脱毛膏。然而妈妈告诉我,毛不可以脱,也不可以用剪刀剪,会越来越长、越变越粗。


当晚,我就发了一个噩梦,梦见被自己的体毛缠绕,动弹不了。

 

三年过去了,高中的我开始对自己有了新的认知。


最起码我开始储钱买蜜蜡脱毛。


把它连根拔起,就不会存在之前担心的问题,机智如我。一盒十片的X婷脱毛蜜蜡,居然是50多块钱的天价,可知道那时候我买一件衣服才20块!付款的那一刻我还羞得一直低头,拿回家以后当然还要藏起来用。


认真阅读说明书以后,第一次的撕拉,简直是展开了人生新一页的感觉。


第一次看见自己光滑的小腿,虽然毛孔发红,都足以比以前好看。因为没有了体毛的覆盖,双腿感觉比之前亮白了不少。(为什么不是四肢呢?因为我的2条腿已经花了半盒蜜蜡,X婷也是太过分,怎么每块蜜蜡设计得这么短,难道世界上买来用的人都仅用于脱腋毛?)


这也是第一次,我穿起来学校的短裤,那个尘封已久的裤子,已经被臭丸味渗透了,但不妨碍我爱美的心。我无法形容这种感觉,第一次如此自信。


中国的校园还是比较淳朴,即使只是一条短裤也会引起大家的注意。虽然我长得不高,但人比较瘦也长得不差,上长期不被阳光照耀的双腿也算得上是白滑。


女同学们八卦地说第一次看见我穿短裤,叫我以后多穿,突如其来的自豪感。


于是接下来我就开始脱手毛,第一次明白,痛并快乐着是一种什么体验。觉得自己的人生,仿似被改写了。

 

但蜜蜡脱毛也有“副作用”,便是毛孔粗大。


毛发茂盛的我,基本半个月到一个月就要修整一次。除了是零用钱受到伤害,还有就是我的腿已经没有之前滑溜溜了。新体毛长出来的时候,还会感觉很扎手,有些毛孔还会红肿起来,一点点的,或者变黑。

 

我开始感到害怕,就好似电影里面,女主角用了什么巫术变美,结局会收到报应一样。我开始减少了我的脱毛频率,加上临近高考,我也收起了我的短裤,认真学习起来。

 

高考结束,和同学出来玩,穿上自己心爱的裙子,却忘记了体毛的事。


全程都在担忧中,他们弯下身绑鞋带我都会下意识向后走,怕同学们会看到。终于无法忍受,当天我就和同学们分享了我有体毛的事,毕竟他们都是我的好朋友。


没想到他们并没有很在意我说的事,不会像小学时候的嘲笑,甚至有人说从来都没有留意到我有体毛,直到今天,他们根本也没有在意这件事。


在意的只有我自己。

 

上大学以后,我是一个季度脱一次毛的频率。可能是因为之前用蜜蜡太多了,已经伤到毛孔,体毛明显比以前少了。但我并没有因此感到庆幸,因为我对皮肤的伤害是不可逆的,可能红肿的毛孔就会伴随我下半生。

 

毕竟是大学生,我的思想也是到达了另一个层次,就是自信。


我不再介意小时候会介意的事情,甚至我会自嘲自己的手毛比男朋友还要长。我会拖着长满体毛的腿放在男朋友面前,告诉他我又忘记脱毛了。他也只是轻轻地说一句“嗯”。


世界并没有和我想象中一样的走,我没有去小作坊,没有去电影院什么的,我在一家大企业上班,阳光明媚,灯火通明。我几乎每天都穿上裙子高跟鞋上班,嫁给了那个“嗯”的男朋友,我努力读书、活得很好。

 

我知道顾及个人形象是对世界的尊重,

但我也请世界尊重我的选择。

当你的缺点不妨碍别人,

你不需要过分解读,

其实他们并没有你想象中在意。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