性教育的第一步是什么?是大大方方地说出生殖器名字
作者:鸽子-2017-11-21
性教育的第一步是什么?是大大方方地说出生殖器名字

从大四初开始集中地在同学中进行同伴间性教育,时过境迁,一转眼已经开始读研究生,我的阵地从国内转移到了国外。由于英文水平实在遗憾,目前面向的依然是中国同学。作为一个刚刚入门的新手,总有些话想说。

对于性教育这个话题,多数同学的反映是想听但不敢听,于是虽呼应者众,实际参与者却寥寥。但此时依然不敢放弃,哪怕只有一个人,要从半夜十二点讲到凌晨两点,还是要讲。这就是同伴教育有意思的地方,因为听到的人会把听到的内容在同伴间传播,一来二去,参加的人数就渐渐多起来了。于是就出现了半夜的走廊里,一群学生一边冻得发抖一边试着往香蕉上戴安全套的画面。宁愿挨冻熬夜也要参加性教育活动,可见同学们对于知识的渴求,绝对无愧于那组“我爱学习”的表情包。

我作为一个初出茅庐的教育学学生,系统接收性教育与性别教育仅在于大二下半学期去台湾交流了半年,其余多依靠青杏、第十一诊室之类的公众号,从医学的角度看实在是惭愧。我个人认为,做同伴间性教育与其说是传递知识,不如说是传达态度。大家都是年轻人,一旦愿意进入新世界,搜索资料的速度都颇为可观。所以要讲的话,单单讲常识就行了,诸如如何避孕、如何清洁生殖器之类与日常息息相关的东西,即不过于专精,又是人人需要的,传播起来效率很高,实用性也极强。从这些入手,要比干巴巴地念枯燥的名词有趣多了。

与黑白分明的知识相比,态度就显得暧昧多了。少数同学有在基础教育期间接受过性教育的经历,时常表示他们的老师在生殖系统这一节很不好意思,我觉得这点尤其需要避免。生殖器几乎是人的标配,人人裤子里都有一个,既不高贵也不卑微,堂堂正正地念出它们的大名,和呼叫张三李四没什么区别。带头的人毫不羞耻地运用这些名词,对于脱敏是很有效果的。在我小的时候,妈妈教育我时就直接使用阴道、阴茎这类词语,其他阿姨问我妈妈为什么不一起游泳,我就直说她来了月经。同伴教育的带头人尤其要态度坚定,很快这种坚定就会伴随科学之光对其他同学形成感染力,等大家都能自如地使用学名时,第一步就顺利完成了。

不少同学,特别是女同学,仿佛觉得生殖器离自己很遥远,甚至从未好好观察过自己外阴的形态。或许这和大环境总将女性和性隔离开有关,比如谣传女性是缺乏性欲的,好女生不需要懂这些。而男生们则被认为是天然的性学百事通,只要找个男生,最好再领个证,则万事大吉万无一失。在我一点不成熟的同伴教育经验中,实话说,女生们的性知识仅仅是贫乏,而男生们的则往往显得怪异,仔细一问,果然是成人录影看多了。我本人看过许许多多的成人录影,也在青杏上发布过相关文章,简单来说,相信成人录影就类似看了个《星球大战》就觉得自己会比划激光剑了。让别人承担自己的责任是危险的,而被迫承担别人的责任则是痛苦的,我觉得这样的规则之下哪种性别都不容易。同伴教育里,我认为最基础的是建立起为自己负责、对他人尊重的意识,一旦不幻想着有别人为自己埋单,对知识的需求就很可能提高,传播的效果也会更好。

提到传播,我认为讲述本身就是巨大的力量。在同伴教育的过程不管第几轮,涉及的知识点都是大同小异的,但在这个过程中,单单是传播就起到了巨大的作用。让一件事被别人知道,让同学们了解其他人有相似的经历,甚至“小阴唇本来就可能不对称”这种事被说出来,没准都意外的温暖人心。无论是生殖器这种人手一个的原厂配件,还是第一次做妇检的懵逼经历,背后传递的都是同样的信息:不要害怕,你的问题或许别人也有;或者更好一些,别人不但有而且已经解决掉了,所以你也一样没问题。同伴间的性教育还促成了同龄人间的互相帮助,例如倾诉对自身性取向的困惑,对感染艾滋病的恐慌,这些不容易在师长间获得答复的话题,在同学间就能更加轻松地对话(虽然我真的很希望有一天是家长们能第一时间站出来)。同龄人间形成联盟,让同学知道自己不是异类,我认为这是同伴教育带来的最大收获。

相比于过去以性为耻的老一辈,年轻的同龄人们就要奔放很多了。很多时候想要知道但没机会知道的人数,反而要比完全不想涉足此道的多得多。特别是信息如此发达的时代,一无所知是不大可能的,同学们从各个渠道都或多或少地了解一些信息。但这些信息可能是片面的,甚至是错误的,类似“必须要有大阴茎”“结扎就是割掉睾丸”这种误解层出不穷。从我的一点经验来看,知识的增加显著改变了同学们的态度。例如单单是讲解了阴道瓣的结构,就令许多女同学因为发现身体里并没有“贞操检测仪”而大大松了口气,对阴蒂的介绍也使同学们对性行为有了不少新想法。“知识就是力量”,我对这句话感受也加深了很多。

同伴教育中几乎没有乏味的说教,几个同学围坐在一起轻松聊天,有话则长,无话则短。几个同龄人在一起,大大方方地谈性,分享疑惑和糗事,有时飙车有时开玩笑,这种开放的氛围本身也酝酿着新的态度。而这种态度会增进同学们对知识的需求,知识又进一步促进态度的转变,这一切都发生在不知不觉之中。各位在阅读此文的同龄人们,我诚邀你们参与到同伴间性教育中来。或许开头只有一位同学和你私聊几句,或许你觉得一个人的力量如此微薄。但不要紧,这一点点的传播正如星星火种,也许在你不经意间,悄然温暖了许多人。

 

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