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11个女人聊了聊她们的第一次
我和11个女人聊了聊她们的第一次

 王宇宙

 

我曾因工作关系,和形形色色的姑娘聊过各种大尺度的话题,比如自慰、性高潮,抑或是初夜。第一次无论对于男女来说,都格外重要。兴奋、紧张、好奇、疼痛……那确确实实是人生的一件大事,画下你对性爱世界的第一笔真切感受。

 

每一个女人,都希望初夜是一次愉快而值得回忆的性经历,但现实却往往事与愿违。当她们说出自己第一次的情景和感受时,处女膜、流血、疼痛……字里行间充斥着男性对于女性感受的忽视,也透露出女性对于主体的性的认知,这个秘密我说给你听,说出来之后,希望它不再是秘密。

 

贞操观到底是谁植入了我们脑中?

 

大部分姑娘在描述自己第一次的时候用了“给”,给了爱的人,给了不爱的人;给了男朋友,给了老公,给了陌生人;痛苦地给,抑或快乐地给……因为是“给”,所以给了爱的人的说自己不后悔,给了不爱的人的,说自己很后悔;给了男友或老公的,显露着丝丝甜蜜,给了陌生人的,说自己是不是太傻了,觉得自己很脏;痛苦地给的说不愿回忆过去,快乐地给的说时常回忆那深刻的第一次。

 

因为是“给”,所以“干净的身子”才配作为“礼物”,而姑娘们的傻气正在于非常认真地说,“给”只能“给一次”,给不了第二个人了。

 

“我不后悔把第一次给了他,年轻就那么几年,况且我是真的爱他。对我自己而言,却给不了第二个人了。以后就算自己一个人也没什么,谁叫我的命运注定是这样的。”——小a

 

她用了“命中注定”为那份爱情加上了一点不可撼动毅然决然的色彩,有相似故事的姑娘小b也同样认真地告诉我她多爱那个男人,“我这一生身子只想给这一个男人,虽然我们已经分手了。”听着像是一个悲壮誓言,犹如战士出征时的豪言壮语。

 

贞操观到底是谁植入了我们的脑中?处女情结是男人的,还是女人自己的?渡边淳一在《男人这东西》里写到:“男人总是渴望成为女人的第一个男人,而女人则希望能够成为男人的最后一个女人。”

 

男人会苛求对方是处女,在这种心结深处,渡边淳一给出了一个理由:除了希望对方不曾受人染指的那份憧憬之外,还有希望喜爱的女人只打上自己一个人的烙印的独占欲望。具体来说,在男人的心里暗暗抱着这样一种期待:同处女之身的对方交往,或许便能够将她按照自己的期许来开发、塑造。

 

这种潜藏的想法并不少见,因为是“给”,必然连接着“占有”,你的身子要给我,给了我你的身子,你的人就是我的了。占有、霸占、强占,如食物落入蜘蛛网中一般,你动弹不得,而他步步为营。可这一切只会让人怀疑:“你是爱我的身体,还是爱我这个人”。

 

“我跟前男友和好才几天,他觉得对我心里没底,占有了至少我不会离开。我没有很爱他,感情还不是很深,他想要我就没给。我们因为这事有些矛盾。我觉得慢慢来不行吗,他太着急了。我都不知道他是爱我的身体还是爱我这个人,唉。”——小c

 

“给”的逻辑,就是“第一次”可以作为一个东西,一个礼物“给”对方,可以买卖,可以议价,可以被剥夺,可以被丢弃。正如这位姑娘说的,男人们以为“占有了她,我就得到她了,她就不会离开”。

 

但是,你想告诉姑娘,“第一次”不是谁给谁,而是你想上他,他也想上你,于是你们就开干了。可这样的场景真的太少,太理想化了,尤其是在较早的年纪,性心理和性感受都还不成熟的时候。下面是让人难过的故事。

 

 

姑娘,这是强奸

 

比你想象中还要多的姑娘的第一次是被强迫或者被强奸,男人总认为她的“半推半就”就是“愿意”,她说“不要不要”就是“要”。亲密关系暴力中有一项就是未经允许的性行为,你以为是男女朋友,就应该发生性关系,是她的义务?你以为只要她是你的老婆,你就可以想上就上,不然我娶这个女人回来干嘛,难道摆在家里看的嘛?

 

熟人强奸,就是在你不愿意的情况下强行和你发生关系,但这个人你认识,这类强奸行为占到整个强奸行为的80%(根据1995年美国司法统计局发布的国家犯罪受害者调查数据来看,高达82%的受害者是被认识的人强奸的)。

 

姑娘小d说:“躺在一张床上,我过不了心里的坎。但我越反抗他越兴奋,最后还是给了。那种疼,这辈子都忘不了。”这样的第一次听着很陌生吗?其实在并不愿意的情况下,“给”了自己第一次的情况非常普遍。

 

另一个姑娘小e的故事更让人揪心,“朋友介绍了一个男生给我认识,之后朋友过生日,他就从老家来了我这个城市。第一印象还可以。他在这边住了三天,第二天晚上因为一些事在我不愿意、毫无抵抗的情况下发生了关系,我很气愤,后来我就把他的微信删了。他又问我朋友要我的号码打电话给我,就问我有没有吃避孕药,我立刻就挂了电话。我很后悔,第一次就这样没了。”因为是熟人,因为认识,所以很多姑娘甚至把错都怪在自己身上,她们根本没意识到那个不尊重她意愿的男人,那个无视她疼痛的男人,那个强迫和她发生关系的男人的这个行为是强奸。

 

小f的故事和小e的非常相似,就在昨天,她说:“认识的一个男的昨晚来找我,叫我帮他挑东西,结果下雨回不去,然后……我一直反抗,但瘦小的我力气不够根本无法反抗……”小f情绪有点奔溃,“现在好想哭,担心会不会怀孕,我又不喜欢那个人。好后悔太天真,帮人害了自己,感觉天都要塌下来一样。”

 

最可怕的是,很多人听到这样的故事会去责备受害者,说你为什么去他的房间,为什么跟他去旅游,为什么当时不大叫,你如果不愿意,他一定不可能得逞的;都躺在一张床上了,才说不愿意,之前干嘛去了;你是不是也有爽到,是不是其实挺愿意的?

 

而我要说如果可以,事发后请立刻报警并保留证据(别洗澡,马上去医院取证/不要破坏案发现场/截图聊天记录、录制音频等)。千万不要陷入自我责备、疏远他人的情绪,必要时请和心理医生谈谈,或试着与足够信任的人沟通。很抱歉这个世界有时充满恶意,但你不是孤身一人,这不是你的错。

 

 

说的最多的是疼痛、流血、处女膜……

 

为什么“痛”几乎是所有女生初夜的第一感受?痛到哭,痛死,疼得全身发抖,走路都痛,除了痛什么感觉都没有……这些都是姑娘们自己的描述,说得好像比分娩都痛一样。一些痛是因为没有经验,还有一些痛是因为没有性科普的知识,姑娘小g说:“痛死,说好的舒适感呢?说好的流血呢?跟想象的完全不一样,跟老公都是第一次,都找不到地方,折腾了好久好久。”

 

仍有很多男男女女对于初夜有“出血”的执念,这是很大的一个误区,出血并不是什么多好的体验,但为了证明是个“处女”,而必须要出血。这样的认知很容易带来和小h一样的痛苦,她说:“我婚后第一次给了老公,但没流血,然后他每次吵架就会怀疑我不是第一次。”这样的老公,好想让她扔了。

 

处女膜其实叫阴道瓣,瓣状结构,柔软而富有弹性,在充分润滑和爱抚的情况下,是可以避免出血和剧痛的。而阴道在紧张的情况下,连一根棉签都插不进去,所以过于粗鲁和快速的插入,阴道是会受伤和破损的,这样的流血并不是什么好事情。

 

除了流血和处女膜的担忧,还有人的第一次是因为男朋友的谎言,小i说:“第一次是被男朋友骗了,因为他说自己可能身体有问题了,以后都不能那个,所以我出于同情和他发生了关系。”呵呵,这个“我身体不好,以后都不能那个了,你就给我吧”的谎言几乎可以媲美“我就蹭蹭不进去”,竞选男人第一大谎言了。姑娘,这也太好糊弄了吧,请长点脑子啊。

 

性是主体的选择,和一个人发不发生关系,何时发生关系,都不应该依附于他人的意志。第一次是珍贵的,但每一次的性爱都应该是珍贵的,它不可议价,而你的个人价值是独立于第一次之外的存在,不会因为第一次的有无就增值或贬值,这是在初夜之前就应该知道的第一课。

 

说了这么多不美好的第一次,也有姑娘的第一次比较完美,小j和小k就是这样的幸运姑娘,小j说:“我的第一次既没流血也不痛,感觉很好啊!一定要慢慢来不要急。”

 

很多时候第一次都不会那么一次性成功,更多的是需要彼此沟通,慢慢来,尊重对方的意愿,在意对方的感受,一起去开启性爱世界的大门。

 

“我的第一次给了我老公。领证前就试验了好多回,每次我都一喊疼他就没有再继续。前几天,我在网购,他抱着我开始抚摸,后来下边就湿了点,慢慢的他就试着一点一点进去,一开始是有点疼,但没网上说得那么夸张。放松就好,很感谢他的温柔,也希望每个女孩在成为女人之后都会被疼爱。”——小k

 

最后,将小k的那句话送给每一个姑娘——愿每一个女孩在成为女人的时候都会被疼爱。

相关文章